文史英华贺麟知行观为中国传统文化守正创新李羚 兰琴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转中国儒家对法国启蒙运动的影响_中国儒家文化_儒家伦理与法律文化

本文发表于《巴蜀史记》2023年第1期

何琳的知行观

为中华传统文化守正创新

李玲兰琴

中共二十大报告高度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和作用,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发展”列为历史成就和历史成就之一。新时代的变化。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把文化作为我们的营养,转化为内生动力源泉,像古圣先贤一样明理,知行合一,应用天下。” 在这方面,何林先生是继承和创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

转中国儒家对法国启蒙运动的影响_中国儒家文化_儒家伦理与法律文化

一、何琳知行观的三个学术谱系

何琳是近代理学的早期代表人物之一。 他在学术生涯中最大的贡献是对知行观的继承和创新。 他通过宋明理学的知行,将近代中国哲学与西方黑格尔联系起来,成为通晓古今、中西哲学的大儒。 最值得一提的是,何琳一生的写作,从未脱离大众生活现实,学识渊博。 他的所有作品都来自于他对当下政治社会的反思和认知。 他自始至终强调贯彻古今、中西结合、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 以知行观发展“三学谱”,彰显了何林先生立德树人、立功立业的成就。 它不仅为我们提供了秉承诚信、创新的文化自信,也为中国化与马克思主义的结合提供了一条中国化的道路。

(一)知行第一线:近代不可脱节

何林先生是一个永不过时的人。 他一生都在探索新儒家的出路,这源于他的知行文化观。 五四新文化运动期间,出现了从多角度分析和论证中西文化的现象,催生了多种中西文化观点,主要有复古论、中西用论、全盘洋务论、中国文化标准化论。 何林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百年危机,根本上是文化危机。 “儒学在中国文化生活中失去了自主权和新生机,这是中华民族最大的危机。因此,儒学能否有新的发展,就成了儒学能否站起来、复兴的问题。中华文化能否翻身复兴的问题,五四时代的新文化运动可以说是推动儒学新发展的重大转折点。 他对新文化运动的最大贡献有独到的见解,“就是摧毁和扫除儒家思想中僵化的部分,身体的僵化部分,束缚人格的僵化部分。 它并没有打倒孔孟的真气真学,反而因为洗扫之功,更显出了孔孟程朱的真面目。”他在《文化与生活》开篇的《儒家思想的发展》中,从现代与古代的交融、新旧的统一中找到了第一条思想脉络。他说“在思想的范围内与文化 在这里,现代与古代决不能脱节。 儒家思想,就过去的中国传统思想而言,是自尧、舜、禹、唐、文、武、程、康、周公、孔子以来最古老、最古老的思想。”近代中国的思潮和思潮的观察,我敢断言,广义的新儒学或儒学的新发展,是近代中国思想的主流。” 在这篇文章中,他认为儒家思想是中国真正的哲学,但也不排除儒家哲学的改造。 他提倡诸子之道,是改革儒家哲学的先驱。 用诸子来发孔孟,发孔孟吸诸子之长,从而形成新儒学。 第一行为何琳形成新的心灵哲学奠定了变革的源泉。

(二)知行二线:儒学的新发展在于对西方文化的融合吸收

说到知行的第二条学术思想,应该是我们能否真正透彻、原汁原味地理解和把握西方文化。 儒学的新发展,不是建立在排斥西方文化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对西方文化精髓和长处的融合和吸收上。 何林对传统知行观的认识始于抗战时期,先后发表了《知行问题的探讨与发展》、《论知行统一》、《知行统一新论》等。知行合一”等。 与西方哲学,尤其是黑格尔哲学的初次接触,使他产生了探索中西文化融合的可能性和发展路径的想法。 事实上,在民国时期,对王阳明“知行合一”已经形成了几种不同的解释,包括从认识论和伦理学角度的解释,更多的是从心性本体论的角度,以及从心性统一的本体论和认识论的角度进行阐释,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何琳据此梳理出康有为、谭嗣同、梁启超、章太炎、梁漱溟、熊十力、马一浮等近代“鲁王学”的谱系。 转换问题。 面对救国存亡的时代呼唤,面对中华文化何去何从的迷茫,和琳融会贯通中西文化,吸纳了阳明的心灵哲学,同时接受了斯宾诺莎的理性主义和基督教。 、黑格尔、格林等人。 思想,并由此建立了自己独特的哲学体系“心学”。 用他的话说,过去50年,中国哲学是“如何从陆、王的粗野之学发展到陆、王的严密系统;陆、王一直掌握理学或理学调解心理学。” 基于此,何麟提出发展新儒学的可能性必须用西方哲学来发展儒家新儒学。 东方圣人与西方圣人心意相通。 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的哲学与中国的孔孟、老庄、程朱、鲁望的哲学相融合,可以产生弘扬民族精神、解除民族隔阂的哲学。民族文化。 这也是中国哲学走向科学化、系统化的新途径。 具体路径是有理学,以学物求智; 以儒家思想来磨练意志,规范行为; 以诗陶冶心灵,美化人生。 正是在此基础上,何先生的“知行合一”学说才具有许多独创性。

首先,他提出知行都是修行。 人们称朱子学理学或新儒学,称阳明学为“心学”。 何林认为,王阳明的“心是理”命题并不是在本体论意义上批判“性是理”的命题(他对朱子学的批判并未看到对“性是理”学说的批判) ,王阳明的心学分为三部分:心即理、知行合一、良心外延。 这是在实践领域对朱子格物学说的批判和克服。

其次,何琳用抽象的方法将概念运用到文化问题上,提出了良知与直觉的关系。 可以说,它从方法上加深了对知行思想的反思,开辟了哲学方法本身,是中西哲学范式交流的极好实现。 何林认为,“阳明初期提倡知行合一论,知行合一只是一种知行关系论,虽然对逻辑分析有所贡献和心理学对知行关系的研究,既不是本体论也不是方法论是工作,他特别注重培养良知的工作。” 何先生认为王阳明的良心直觉法赋予了他的知行合一学说本体和方法。所有的重点都是中西相关哲学的比较、相互启发、相互印证。这是他的学术风格。达到真正的哲学境界。比如在讨论自然界的知行合一论时,他还借鉴了斯宾诺莎、格林、怀特海的论点,渗入到自己的理解中,使之具有多层次的意义,奠定了思想和话语的基础,让自己的见解突破了俗套,从而何林在王阳明知行合一的修德论中加入科学理论,特别是启发读者,凸显中国哲学方法论的价值,是古代思想与现代科学的一次碰撞. 他在中国哲学研究中,提出了“新儒家哲学”、“逻辑之心”、“知行合一”、“以神为体,以古为今”等概念和命题。近代中外文化为用”,构建了“新心理学”的理论体系。 何琳所建构的“心即理”的“理”,被解读为“头脑整理材料的工具”,是认识论意义上的“理”,而不仅仅是具有道德意义的“理”。 “理”从道德领域转向知识领域,从道德规律转向经验事物的必然规律,成为认知的工具。 这是何林先生给中国传统哲学体系研究带来的新思路。

(三)第三条知行观:马克思主义实践观为知行观提供了方法论

与历史唯物主义实践理论的相遇,标志着何琳知行观的创新转变。 他从原来的孙中山到蒋介石的知行论,再到孙中山到毛泽东的知行观,就是一个思想根本转变的例子。 和麟学术脉络思想实践的第三次转变,与其深厚的家国情怀和博采众长的哲学素养,以及实践中从唯心主义到唯物主义的哲学素养是分不开的。 三大思想谱系体现了何林先生对中国知行观的三种理解,既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又是一个不断超越的产物。 新中国成立前,何林先生于1947年出版了《当代中国哲学》一书。在这本书中,他不仅谈到了孙中山知难行易思想的意义,也肯定了他知行理念的新颖性。 同时,孙中山说知难而上是鼓励人们从事科学研究,说做事容易是号召群众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努力摆脱畏难畏惧,后退瘫痪。 何琳肯定孙中山的思想中包含了五四时期的科学民主思想,驳斥了当时反对这一理论的胡适等人的论点。 何林反对实践论与实用主义区别的抽象观点,从阶级立场、观点、方法等方面区分了实践论与实用主义的根本对立。 立场的不同是本质上的对立。 他还在这本书里大谈蒋介石的所谓“实践哲学”,殊不知蒋的宗旨、方针、政策都与孙中山背道而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经历了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确立、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争论、实践标准的探讨。

在土改运动的亲身实践中,何林认识到实践的重要性,并在实践中改造自己的思想,发表了《参加土改改变了我的思想——启发了我对辩证唯物主义的新认识》和“批判唯心主义”,他认为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是知行思想的真正继承者和创新者,标志着何林先生思想的转向。80年代,何林以毛泽东的《实践论》作为判断依据和检验标准,深入剖析了中国传统知行观的发展历程。泽东的《论实践》是《论知与行的关系——知与行的关系》,“自然会让人将其与中国哲学史上的知行讨论相提并论。”问题相关联”。 他用毛泽东《实践论》的观点和方法反思中国传统的知行观,发表了《知行合一问题——从朱熹、王阳明、王船山、孙中山给《论实践》。他认为毛泽东对中国传统的知行观有两个创新:一是提出“实践为先”的思想,不仅继承了王船山的思想二是毛泽东把“社会实践”定义为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三大社会实践,使“行为”几千年来模糊了科学的含义,他一生都提倡“实事求是”,使何琳的哲学倾向与马克思主义有一定的共通之处。

何琳认为,毛泽东的《实践论》“代表了无产阶级新民主主义的实践论”。 毋庸置疑,何琳就是顺着这个思路走的,彻底断绝了他之前所提倡的蒋介石哲学。 从孙中山到毛泽东,他们为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找到了文化源泉。 在分析毛泽东实践理论的基础上,认为毛泽东不仅立足时代,而且超越时代和环境的限制,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实践理论。 与传统理论相比,实践是认识的基础,认识受到阶级斗争、社会实践和生产实践的影响。 人们认为,毛泽东在立场、唯物主义、辩证法、问题提法等方面超越了孙中山的知行观。 知行合一的具体历史实践论”。何林针对当时社会实用主义的盛行思潮,以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为武器,结合自己的在实践活动中,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深刻批判了实用主义,重新诠释了中国传统的知行观,从而突出了唯物主义知行观的根本区别和联系。

可以说,唯物主义的知行观为何林先生提供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的理论指导,也将中国知行的创新转型推向了“继往开来”的新阶段。讲话”。

儒家伦理与法律文化_转中国儒家对法国启蒙运动的影响_中国儒家文化

二、“续谈”新时代的知行思想

何琳是“延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新者。 他致力于“学术建国”,使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有了坚实深厚的精神基础。 他留给子孙后代的宝贵遗产,就是架起了历史与现代的桥梁。 “中华民族维系群纪”,打通了公与私、个人与群体的联系。 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扬弃和创新发展,就是要形成一个适应工业化和现代化的新人。 他提出“真正的文化总和包括军事、工业、商业、技术等”。

今天,中国正处于伟大复兴第二个世纪的新时代。 党的二十大最伟大的理论成果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发展。 知行合一思想,正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继承和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并将其作为治国理政的重要源泉。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及或引用王阳明学说,认为知行合一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一。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阳明心灵哲学的重要论述,涉及对阳明心灵哲学的总体评价、主要观点和重要理念,着重论述了阳明心灵哲学在增强文化自信、树立政治道德、促进国际关系健康发展。 知行合一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更重要的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继承和发扬了历史唯物主义、知行合一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也标志着毛泽东提出的“知行合一”。习近平提出的“知行合用”。 ,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现代化注入了新思想、新内容、新方法。 这是中国共产党对唯物主义知行观的继承和发展,也是何林先生毕生致力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思想的新发展。 舒适。

特别提示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