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那狐德国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这是欧洲的一个寓言“底本”。它可以上溯到第十或者第十一世纪,在每个欧洲国家都有不同的版本流传。
五旬节和圣灵降临节期间,森林里枝繁叶茂,一派生气,群花盛开,鸟儿高歌。因此,百兽之王,高贵的狮子,决定召集朝臣议事。他派出使者通知林中的野兽集合,并在上朝期间保持和平和团结。野兽们都应召而来,只有列那狐没到,他认为最好是留在马佩杜城堡他的家里,因为他在朝里树敌太多,而且还伤害了不少,所以他害怕跟他们在一起。
上朝的第一天,野兽们聚齐,开始控告列那狐。伊斯洛林狼说:“我在列那手里吃过很多苦头,我的妻子也一样;冬季有一天,她正挨着饿,遇到了列那。
‘你到哪里去?’列那问。
‘过河去找点吃的’我可怜的妻子回答。
‘用不着去那么远,’他说,‘河里有的是鱼,你只要把它们拉出来,就能要多少有多少。’我的妻子听了非常激动。‘那怎么拉呢?’她问,‘我没有钓丝。’‘唉,那很容易:你不是有条长尾巴吗。你在岸边坐下,让你的尾巴从边上垂到水里。过几分钟你就会觉得鱼在咬它,不过要小心,别急忙拉上来;让它垂在那儿,直到你觉得有很多鱼咬往了,然后你就可以把它们都拉到岸上来。’这使她很高兴,于是她就在岸边坐下,垂下尾巴。然而那是冬季,她周围开始冻起冰来。‘现在该有鱼咬住我的尾巴了,’她想,‘不过我再等一会儿,让他们更多一些!’过了一会儿,她试着动了动尾巴。‘现在更多了,’她想。‘要是我再等一会儿,就有足够我们全家吃的鱼了,我们就能有一顿丰盛的晚餐了。’于是她想再动一动尾巴,可尾巴却冻得牢牢的。‘现在,’她想,‘使劲一拉,我就能把它们都拉到岸上来。’她拉呀拉呀,可根本拉不动。
‘唉!’她想,‘我一个人拉不动。鱼那么多,它们力气比我大。我得等到我丈夫过来。’于是她一动不动地坐着,直到黄昏。我走过那里时,看见了她。
‘这是干什么呢,亲爱的妻子?’我问。
‘快!’她说,‘有一大堆鱼挂在我的尾巴上,我拉不上来。抓住我的手,使劲拉。’ 我照她说的做了,但是,唉!她起来了,不过尾巴却留在冰里了,直到现在,她仍没有尾巴。
这就是我对列那的控诉,他对我作恶就更多了——多得说不完。”
“真不象话。”狮子说,摇了摇长尾巴。
“想想遇到我身上的这种事吧,”泰伯猫说,“就连耗子也发抖了。”
“哼,”大熊说,“短尾巴对随便哪个没有坏处呀,可是像我这样挨一顿揍可就不一样了。他告诉我一个仓库里有一些上好的熏肋条肉,他已经在那儿挖了一个洞。我就跟他去了,费了很大的劲才钻进了洞,因为列那是个瘦家伙,而我身材魁梧。好吧,我到了里面找到熏肋条肉,一条一条够多的。当然罗,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吃的东西,便大吃起来,因为我实在太饿我正吃着,列那走了。‘我一会儿就回来,’他说,‘你尽量吃吧。可别噎着——你可不是常有机会免费吃顿美餐的。’我尽量地吃,静静地坐在那里思前想后,忽然听见一阵阵的吵嚷声,你知道出了什么事?原来列那直接跑到牧师家里,那好人正在吃晚饭,他跳上去,从餐桌上抓起一只鸡便逃跑了。他径直朝仓库逃来。这坏东西,溜进门下的一个洞里,那是连猫都钻不进去的,然后他从带我进来的那个洞里逃了出去。牧师和全村的人都紧紧地追赶他。‘坏东西,’他们嚷着,’从餐桌上抢去一只鸡!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列那把鸡扔在了门外,因为他没法把它拖进洞。牧师看见鸡就站住了。“来,托玛斯!’他喊道,‘小心,别踩着,躲开,坏东西!鸡在这里,还没弄坏。托玛斯,你把它拿回去,放在盘子里,别让它凉了,等我抓住了那个坏蛋,我就来吃。他肯定在这里面。’于是我听见了他拉开门闩的声音,我想这是我该走的时候了。因此我想从洞里钻出去,可是我只钻出了一半,我的还存仓库里,就卡住了。我吃下去的熏肉使我更肥胖了。正在这时候,牧帅进来了,后面跟着他的那帮人。他们看见了我。‘小偷在这里,’有喊,‘我们找到他了;抓住他,孩子们!”

牧师没有说一句要放走我的话,只是在周围寻找他的熏肉。当他发现熏肉都没有了,便开始比别人更加大声地嚷起来:‘抓住它,可恶的小偷!’ 我想我大概难逃一死了,然而我挣扎着,挣扎着,终于钻了出去。不过,我告诉你,大王,有整整一个月我不能自在地坐下。”
其他很多动物也都狠命地指控列那,尤其是公鸡,他带着一群小母鸡来哀哭他的被列那杀害的妻子。但是兽王说:“眼下这些就够了。我们派人去把列那召来,他得按照法律程序接受审判。你去吧,布鲁因,你去把他带来。”
大熊去了,他相当得意地担当了向自己的仇人列那传达坏消息的角色。不一会儿他就走到了马佩杜,看见列那躺在门里的太阳光下。
“你怎么了!”布鲁因在门外喊,“我从朝廷里来,列那,来召你去接受审判,为了你对我,还有对伊斯格林以及其他别的动物所干下的一切坏事。”
“是你吗.布鲁因朋友?”列那在里面喊,“你带来的是一个不幸的消息,但是眼下我不能去。我病了。”
“是真的?”市鲁因说。
“是真的,”列那回答,“你们都知道我已经当了隐士,不再吃肉。再说,假如我没当隐上,我穷成这样,时运又不佳,即使我想吃,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弄得到。因此,我就有什么吃什么,今天早晨,我正饿着,发现了那么多美味蜂蜜,我就吃了个饱,结果却让我生起病来了。”
布鲁因一听见“蜂蜜”这两个字,就十分激动。“蜂蜜,你说的是蜂蜜?”他叫嚷着,“蜂蜜?你剩下一点儿没有?你要是把我带到蜂蜜那儿去,我就一辈子当你的好朋友。我会在朝廷上说你的好话,大小事情都帮你的忙。”
列那一听这话,暗自好笑,但是他却一本正经地对布鲁因说:“朝廷里所有的人、没有一个像你这样能使我看重的。而且,我也很高兴带你到蜂蜜那儿去,这是为了我一向对你的敬爱。那里有足够你吃的蜂蜜,这个星期你连吃七天也吃不完。”
“快点儿带我到蜂蜜那里去吧,”布鲁因回答说,急不可耐地想去吃。“我想不会够我吃一顿的。”
“那里可多啦,”列那说,故意让着急的大熊等着。“比我任何时候见到的都多。”
“噢,带我去吧,”布鲁因说,“我就要看见有多少了。”
“好吧,请这边走,”列那说着,把他领进了木匠伦特弗的院子。伦待弗刚好从树林里伐下来一棵大橡树,要用楔子把它劈开。现在橡树干带着楔子正横在地上。“瞧吧,”列那说,“那棵树干里就有蜂蜜,不过要轻轻地走过去,不然会打搅了它们的。”
布鲁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