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推陈出新 推陈更为关键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到住在中山大学附近的李金泉先生家,要经过一个小超市,这有点像大隐士隐居都市的活生生的证明。 李金泉先生家的客厅就像一个图书馆。 不用说,靠墙的书柜里摆满了书,就连房间里的沙发、椅子和床都堆满了很多报纸和书籍。 当然,这是为了让阅读更舒适。 触手可及。 对于这位88岁的老人来说,阅读作为多年养成的习惯,如今已成为他生活的全部内容。 客厅正中挂着一副楹联,上书“宠辱不惊,庭前花开花落,随意留如云滚云中”。天空”。 生活态度。 靠墙的柜台上有一尊观音,李金全说是妻子供奉的。 在南国午后暖阳的照耀下,李金泉先生滔滔不绝,滔滔不绝。 他讲了太多的往事和细节,在记者觉得不好笑的地方他会笑会哭。 他不掩饰自己的一些情绪。 比如他说,你知道我当了多少年的讲师吗? 我当了 22 年的讲师。 在谈及宗教话题时,他说自己既不信教也不不信教,而是把它作为一种客观存在来研究。 他似乎早就想到记者会跟他谈教育,并准备了他在1930年代出版的《高等语文》课本,证明当时的中学教育是今天无法企及的。 1926年,李金泉出生于广东东莞。 退休前任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哲学博士生导师,兼任广东省儒学研究会会长。 还有一个安详的晚年。

1个

“儒学”应该理解为儒家的启蒙

记者:中国有没有宗教,特别是儒教是不是宗教,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 我们知道,一些西方学者称中国为“儒家文明”之国。 但是,您很久以前写过一篇文章,说儒家不是宗教,所以没有儒家之说。 今天你还这么想吗?

李金泉:80年代,任继玉坚持使用宗教意义上的“儒家”概念。 我曾经在《中国社会科学》杂志上发表过一篇文章,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我不认为儒家是儒家只是因为它有神创论的思想; 不能因为某些儒家哲学家有宗教信仰,就把儒家说成是宗教; 儒学并不是在封建王权的历史背景下发展起来的。 对于宗教的条件……我的这些看法至今没有改变,也很难改变,因为我太老了,写不了文章。

记者:那么您如何看待亨廷顿称中国为“儒家文明”之国? 亨廷顿按照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儒家文明等划分了世界……

李金泉:如果说一定要用“儒家”这个概念,那我的主张是从教育的角度来看。 儒家指的是一个教育集团; 儒学也一开始就被确立为教育地位; 儒家应该是指用儒家思想来教育大家……但这和宗教是不一样的。 儒教要成为宗教,孔子就应该装扮成教主,神化,但没有发生; 儒家著名的教义只是一些道德伦理,而不是宗教教义; 诚然,儒家吸收了很多宗教思想。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儒学的宗教化……因此,我的观点是,西方学者将“儒学文明”作为中华文明乃至东亚文明的标志。 要知道,儒家思想教育了这个地区的人,并不是儒家思想就是宗教。

记者:20世纪90年代以来,传统文化逐渐引起人们的兴趣,出现了“国学热”,“新儒学”也很活跃。 “孔子学院”已经在世界许多地方出现。 您如何看待这些现象?

李金全:应该看到,“孔子学院”在世界范围内的兴起,与中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有关。 “孔子学院”其实是一个传播中国文化的学院,不仅仅是关于孔子和儒家思想,只是以孔子的名字命名而已,毕竟孔子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还是比较高的。 在中国,国学和儒学确实流行了很长时间。 孔子从过去被人诟病变成了受人尊敬。 这应该说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由于孔子的“仁”是一种强调和、协调、平衡为价值取向的政治伦理学说,中华民族在儒家思想的影响下形成了内敛、礼让、平和、内敛等传统心理性格,所以尊重孔子,以及儒家文化,都有积极的一面。 我不同意有些人说,以儒家为主体的传统文化只是一个封闭的自足体系。 实际上,它是一个具有自我调节功能和适应性强的文化系统。 其他诸子流派,儒家思想往往可以通过逐渐融合消化。 其以人为本的思想,尤其是在社会变革的转折点,对专制君主制会有一定的抑制和抵消作用。 其中一些想法对于向民主社会的过渡也有帮助和有价值。 所以,孔子和儒家都有积极的一面。

但是,可能存在过分强调或肯定孔子和儒家思想的倾向。 有学者主张把中国哲学史写成儒学发展史,从整体上肯定孔子和儒学。 我认为这是错误的。 深圳好像有个新儒家,还提倡按照旧制度进行制度改革。 我认为这简直是不可想象和不可行的。 人们应该警惕这些人的主张。

记者:海外新儒学代表人物之一杜维明主张对儒学进行“创造性改造”。 你也写过文章来提出新的想法。 那么,在您看来,儒家应该如何推陈出新呢?

李金泉:儒家的创新是一个老话题。 许多人提出了各种想法和一些做法。 例如,新儒家认为民主和科学可以从儒家的“圣中外王”中衍生出来。 唐君毅等人认为,儒家的天下为公、人格平等的思想是民主政治思想的根源。 杜维明是我的老相识。 我们以前经常开会,交流很多。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过,林雨生认为,儒家思想虽然不能与民主思想相冲突,但不一定发展成政治民主制度。 我觉得林雨生的观点是有道理的。 因此,在我看来,推陈出新的主要意义在于批判地继承它。 推“陈”可能比较挑剔,因为儒家思想中很多好坏参半的东西混杂在一起,要注意分清说什么。 New”被接受了。所以critical继承要critical,否则什么都继承,不是什么好事。

2个

老子是中国古代最懂辩证法思想的人

记者:我发现,在您的学术生涯中,除了对儒家思想的研究比较多之外,您似乎对老子情有独钟,您认为在“全球化”的时代,老子思想具有特殊的价值……

李金全:学国学,儒释道都要注意。 不能说我对老子情有独钟,但我觉得他的很多思想是非常深刻的,不仅不落伍,而且有很多现实指导意义。 “全球化”是世界发展的必然趋势,带来的问题多而复杂。 如何处理? 我们需要回头看看今天是否有任何资源可以激励人们。 儒家讲“自强不息”、讲“德”; 墨家强调“兼爱”、“不攻”、“无命”、“刚”。 法家韩非子主张“求强于今”。 至于老子,他的想法是留女受辱,取后屈己。 用一个词来概括老子的思想,就是“老旦贵而柔”。 老子是中国古代最懂得辩证思想的人。 他说:“逆者为道所动,弱者为道所用。” 他说,“不斗争”、“无为”,看似是被动回避,实际上是在斗争策略上强调的是一击再打。 因此,老子的思想在军事上也可以应用在很多地方。 他说:“用兵有言,不敢做主客,不敢进一寸退一尺……故抗与兵相近,而哀悼者获胜。” “……中国在美国这样的强国面前是软弱的,如何应对可以向老子学习。

记者: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更加丰富,精神需求也开始旺盛。 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在宗教中发挥积极作用?

李金泉:毛泽东在延安曾说过“宗教也是文化”。 国家宗教事务局原局长叶小文说,“宗教也是文化,宗教问题的处理不能简单化,不能把宗教当作外来的意识形态。 相反,人们认识到宗教包含积极和有意义的事物。 它应该被挖掘和组织起来,让它在现实中发挥积极的作用。”我认为这个意见是非常正确的。宗教可以发挥积极作用的例子很多。比如佛教讲“慈悲”,“做”。诸恶不作,众善行。”这些都是好的。过去,广州市佛教协会会长云峰法师说:“佛教作为知识和修行,应该说对提高修行有无可替代的作用。人的思想境界,净化社会环境。 我们要提倡人间佛教:提倡求真持守。 ,勤奋和宽容的精神,我认为人们可以有所作为。” 我也同意这个观点。

3个

教育需夯实文史基础

记者:您也是一名教育工作者,桃李满满。 您的弟子中有许多现在是著名的学者,如李宗贵、任剑涛等。 您对年轻一代的学者有什么想说的吗?

李金泉:总的来说,现在的学生基础还不够好。 看到很多人在喊“减负”,高考的很多课程也被减免甚至取消。 但是我们考上大学的时候功课很多,也没觉得有太大的压力。 看看我们当年的高中语文课本,都是1930年代出版的。 覆盖的深度和广度不是现在的大学教材能比的吧? 现在很多大学生连一个字都不会写,繁体字也不会,很多文史基础知识都欠缺,这跟我们这一代人是没法比的。 由于基础不扎实,再加上学生的视野不开阔,思维容易不完整,实用主义倾向比较严重。 比如有一个学生根据《左传》中的礼仪写了一篇论文,写到礼乐崩塌的时代是文明的时代。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左传》中的文明礼仪,并不是说那个时代什么都文明,甚至不是一个文明时代。

记者:我们知道,作为中国哲学史学家,您参与了杨荣国主编的《中国哲学简史》的编写,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学术史的见证者之一。革命”。 您写了杨荣国传,对这位学者也有自己的评价。 您认为从中可以吸取哪些教训?

李金泉:这个话题我两个小时都讲不完。 大家都知道,后来人们批评杨荣国,主要是说他在“文革”期间“反儒反儒”。 其实,杨荣国很早就反对孔子。 新中国成立前,抗日战争时期有两种思想流派。 杨荣国反对孔子,郭沫若肯定孔子。 杨荣国的走红也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意外。 1975年修订《中国哲学简史》时,中央党校有一篇文章,就是要培养名士,成为法家的盟友。 辩证法。 杨荣国会根据那篇文章的意思修改。 当时我反对,我说,你的观点前两本书没有改,现在改版要改。 这样做好吗? 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杨荣国没怎么让我写。 我后来在《徘徊于学术与政治之间》中写道:“但在‘文革’的特殊时代,政局动荡,是非颠倒。谈及他晚年的批评问题, “谁是谁非,似乎很难说清楚。游走于学术与政治之间,搞文科的人应该如何对待这个问题,从杨荣国的案例来看,确实值得人们深思。” 这是我的思考点。

李金泉,1926年出生,广东省东莞市人。 1951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 历任中山大学哲学系讲师、副教授、教授、主任,中国哲学史学会第三届常务理事,广东哲学学会第三届副理事长社会。 专攻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史研究。 主编《中国哲学史》、《中国哲学史疑难问题探讨》; 合着《中国思想简史》、《中国哲学简史》; 、《陶谦注》、《司空斋诗草》、《华严元人论》释译、《李金铨自选集》、《李金铨自选二集》、《李金铨自选三集》 》、《李金铨自选四集》等。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