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太炎跟九真道教一起瞎侃治国neng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度是什么?我自幼接受中国传统史学的培养,这对我的一生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我参加社会活动之后,史学成为了我手中的利器,我的文章多以史实为根据。我编写的论文集《訄书》原刻本是在戊戌变法之前后自己编制的,一经修订,从自然和人类的起源发展、先秦诸子的学术到清代的经济、文化、反清胜利后的制度问题等篇章中,无一不与史学有关,同时还提出了编写史书的原则和撰写《中国通史》一百卷的计划。在我所提倡的国粹主义中,史学一直是基本内容之一。在我对思想和学术影响最大的辛亥准备时期,我于一九○六年曾说过:“国粹”广义上即为史书,包括语言文字、典章制度以及人物事迹的记载。到了一九二四年,我更是认为研究一国文化,当以历史学为最重要。在逝世前一年的时候,我更明确宣称中国今后应永远保存史书,这是国粹的核心。显然,在我所推崇的“国粹”之中,史学占据了至关重要的地位。那么我为何如此注重史学呢?我的研究历史的理论基础是什么?我对中国史的基本观点是什么?我的研究历史的基本方法和态度是什么呢?我的研究历史的基本方法和态度都是比较严谨和认真的。我的史学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我深入研究了中国历史的很多方面,包括自然和人类的起源发展、先秦诸子的学术到清代的经济、文化、反清胜利后的制度问题等。我总是以史实为依据,力求客观公正地去呈现历史的真实面貌。我认为通过研究历史,可以更好地认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在思想文化上的一个重要侧面,同时也可以更好地认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特性。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