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狒狒历险记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小狒狒

在热带地方,不光没有冬天,连春天和秋天也没有。那里一年到头,都是很热的夏天。

那里的森林,长得特别茂盛,树木又高又大,枝叶永远是碧绿的。

许多树上,总是长满甜美多汁的果子,遍地都有各种美丽的花儿。

那里的小河,总是哗哗不停地流着,唱出好听的歌儿。河水从来不结冰。

当然也永远没法看到漫天飘扬的雪花儿。

离开森林不远的地方,有一座石头山,在山上的一些石洞里,住着许多狒狒。咱们这个故事里讲的小狒狒,还有他的妈妈,也住在这儿。狒狒是一种猴类,头大,脸部光光的,身上长着浅灰褐色的毛。手脚又粗又壮,毛黑色。

有一天清早,东边的天上刚有点儿发白,许多颗大星星眨巴着眼睛,还没顾得藏起来,小狒狒揉了揉眼睛,醒了。

小狒狒刚睁开眼睛,听到一阵“咕咕”的声音。

他急忙坐了起来,东张西望地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什么。

忽然他明白了,这声音是从自己肚子里发出来的呀!肚子饿了,它就“咕咕”地叫起来。

可是要等妈妈醒来,才好跟她去找吃的。小狒狒望了望,妈妈正睡得香香的。看样子,只好悄悄地溜走,先吃饱肚子再说吧!

小狒狒轻轻地走出山洞,没有听见妈妈喊他。

要是妈妈醒了,那她准会朝他喊:“别瞎跑,小狒狒,当心豹子,当心毒蛇……”并且会从山洞里追出来,一把揪住小狒狒。

小狒狒跑到一片茂密的林子里,抬头一看,嘿,这里的树上结满了红的、青的果子,他马上高兴地爬上一棵最高的树。他一边拣熟透的大个的果子吃着,不停地朝地下吐果核儿,一边想:“妈妈总是害怕,什么豹子、毒蛇的,我就不怕!”

其实,小狒狒从生下到现在,根本没见过豹子,也没见过毒蛇。他只见过像他和妈妈这样的狒狒。不,他还见过各种各样的小鸟。可是,小鸟有什么可怕的?小狒狒走过去,还离他们老远老远的,小鸟吓得“扑”地一声飞跑了。有一天夜里,小狒狒在树上发现一个鸟窝,他把手伸进去,几只小鸟从鸟窝里飞了出去,他摸到两个鸟蛋吃了,可香哩!

小狒狒吃饱了果子,正要从树上下来,忽然听见一阵杂乱的声音。他赶紧朝下看去,嘿,狒狒们跑到这里找果子吃呢。

这些狒狒和小狒狒一样,从脸上看,都是窄长的,有点像狗脸,耳朵却是扁的,背后长着尾巴。

妈妈也在里边,她一眼就看见小狒狒了,小狒狒听见妈妈在说他:“这个调皮鬼!”

他看见,几只小狒狒跑到他跟前的一棵大树下。他就顺手摘下几个果子,一个接一个地朝他们打过去。紧接着,他把身体藏到浓密的树叶后边。

地上的几只小狒狒,捂住头“哎哟、哎哟”地叫着。小狒狒看了,忍不住嘻嘻地笑起来。

这一笑,把自己暴露了。地上的另外几只小狒狒,急忙窜到另外一棵树上,找到有利的位置后,他们一齐用摘下的果子,“劈劈啪啪”地打了过来。

小狒狒独个儿打不过他们。他的头上和身上,都给好些果子打中了,好疼呀!

小狒狒用手捂住头,连连地喊:“不玩啦,不玩啦!”赶紧从树上逃下来,跑到一旁去了。

妈妈见了生气说:“你们这些调皮鬼,净糟蹋果子。要知道长成一棵大树,开花结果可不容易呀。”

小狒狒抬头看看妈妈,她正在一棵树上采果子吃。他想:“趁妈妈吃东西的时候,我去玩玩吧!”

他离开这些狒狒,走了。刚走出不远,就听见妈妈在背后喊:“小狒狒,可别往远跑呀!当心……”

小狒狒回过头,对妈妈喊道:“不——往——远——跑!玩——一会儿——就回来!”

小狒狒离开妈妈,朝一片没去过的树林走去了。

没想到,他的一次长途旅行,就这样开始了。

[NextPage]

他们都不是猴子

小狒狒离家不多一会,碰到一件挺新鲜的事儿。

他听见前面大树上,树叶在“簌簌”地响。抬头一看,只见树上有几只很大的猴子,正在吃什么东西。这一种猴子,不光个头特别大,毛色啦,样子啦,小狒狒都没见过。他想看个明白,但树枝叶挡住,看不清,等他奔到大树底下,愣住了。

为什么?因为他看见在大树下站着一只特别大的猴子。这只猴子,浑身长着黑褐色的密毛,可真是个“大块头”,身高1米7,足足有200千克重。

他的脸上,长了个塌鼻子,鼻孔特别大,两只眼睛深深陷在眼窝里,嘴巴又宽又大。两条胳膊真长,哈,放下来超过膝盖了。

小狒狒眼盯大猴子,大猴子也一动不动地瞅着他。

小狒狒瞅着瞅着,忽然笑个不停:“咦,是只什么样的猴子呀?我怎么没见过?嘻嘻,长得真滑稽!”

大猴子带着气说:“什么?我是大猴子,我怎么变成大猴子呢?”他说话时张开嘴,露出尖尖的牙齿来。

小狒狒挺想找同伴玩玩,他根本不想惹大猴子发怒,可大猴子为什么生气呢?

“你不是猴子?”小狒狒想了想了想,“嗯,那你是什么?”

“我是大猩猩。”这只大猴子告诉小狒狒,说完,回过身坐在地上。

小狒狒忍不住笑了。他朝天上看了看,这时不管是大星星,小星星,很亮的星星,黯淡的星星,全没有了。只有一朵朵的白云在蓝天上飘荡。

“大星星,”小狒狒以为猴子在逗他玩,就笑着问,“你该不是大月亮吧?”

“什么?”那只大猴子更生气了,喊道,“我就叫大猩猩,大猩猩,明白不明白?我不是天上的星星,是树林里的大猩猩!”

小狒狒还不明白,树林里有什么星星呀?可大猴子那么愿意当“大猩猩”,就说:“好吧,我叫你大星星吧!”

大猩猩听小狒狒这么说,一下子和气多了。他说:“其实,可不是因为我愿意当大猩猩,才是大猩猩。我生下来就是大猩猩,就像你生下来就是小狒狒一样!”

“噢,好吧,”小狒狒换了个话题,“你在搞什么?咱俩玩捉迷藏吧!”

“我是在守卫呢。”大猩猩挺认真地回答。

“你怎么不上树呢?”小狒狒又说,“在树上玩多有趣。”

“你看他们!”大猩猩指着树上说。

树上的那几只,他们长得挺像地上的大猩猩,只是要小得多,树上还有一只雌大猩猩。

“他们是谁呀?”小狒狒问。

“那是我的孩子和他们的妈妈,有时在树上,有时在树下,可晚上总在树上睡觉。”大猩猩说着,还朝那几只正在探头探脑向下望的小家伙笑了笑。

大猩猩挠了挠头皮,说:“我体重200多千克,树枝有时真经不住呀!在地上生活就稳当多了。顶要紧的是,夜晚在树下睡,可以更好地保护孩子们!”

“要是来了野兽呢?妈妈说,豹子可厉害呢!”小狒狒有点担心地说。

“豹子也不怕!”大猩猩用拳头捶一下胸脯,满有把握地说,“看我多结实!”

小狒狒一看,呀,大猩猩的肩膀又宽又圆,臂膀又粗又大,手和脚特别大,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