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玩科技无道有道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今天看到了一张道长在摆弄相机的照片,突然产生了很多的感慨。不知道什么时候,道教的形象已经被定格为深山、守旧、不接外物了。大众们对于道长们持有电子设备,活跃于网络平台,往往采取一种新鲜的态度,甚至认为道长们不应该这么先进。为什么人们会认为道教理所应当的要落后时代一个节拍呢?要知道,道教是一个很开放,也愿意包容新事物的宗教。尤其对于新的科技,道教持有一种积极的态度。

《庄子·天地》里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小故事。孔子的学生子贡曾经出游,在汉阴见到一位丈人浇地。那位丈人居然是挖了一口井,抱着瓦瓮下入井中,再抱着装满水的瓮而出——这样的工作效率可想而知。子贡就好意的说,现在有很方便的引水机器,一天可以浇百畦的土地。丈人就很生气,但是依然挤出笑脸说,用机械就一定会有机事,有机事就会产生机心,心中有机心就会纯白不备,心神不定,远离大道,所以丈人我特意不用那些机械。子贡心中震动,满面惭愧,心生感慨,并用以教育。但子贡将这件事告诉孔子后,孔子却有不同的看法——孔子曰:“彼假修浑沌氏之术者也。识其一,不识其二;治其内而不治其外。夫明白入素,无为复朴,体性抱神,以游世俗之间者,汝将固惊邪?且浑沌氏之术,予与汝何足以识之哉!”孔子说这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是假修浑沌氏之术,而不能真正混融。真正修浑沌氏之术的人,不张扬,不退避,混同于世间。对于庄子而言,科技的进步是自然而然之事,新的发明能够有益于社会,那么就自然的去采用它,去服务社会,去便利生活。那种对于科技视而不见的态度,才是真正的背离了大道——那是只知皮毛,而不知内里的人所走上的歧路。

历史上的道教对于科技的发展贡献良多。最为出名的应当是炼丹时发明的火药,并成为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著名的科学技术史学者李约瑟在其《中国的科学与文明》(即《中国科学技术史》)一书中,记录了大量的道教科技发明。其中第五卷有近三分之一的篇幅在论述道教炼丹术所带来的中国早期化学研究、化学仪器的发展,以及炼丹术理论在阿拉伯、拜占庭、欧洲的传播,以及对于文艺复兴时期斯帕拉赛斯药化学学派的影响,甚至如何影响了西方激素的制备。这些成就,或许有人归因于道教误打误撞所,是偶然碰出来的。但这无法解释为何道教会有如此多的科研成果,并代代相传且有所突破呢?这只能说明,道教保留了人类探求未知的渴望,并在一定程度上践行这个愿望。

如果说接受科技,是道教无为的一部分;运用科技,是道教修行的必然;那么,主动探求科技发展,是否有悖于道教教理呢?道教本身便是一个不断探寻万物本源的宗教,道教将万物的根本归因于道,大道创生万物,孕育万物,长养万物。老子说“吾何以知众甫之然哉”?所凭借的正是大道。因此,对事物的规律进行探求的科技,正是大道的一部分,而对科技的探索与应用,也是对于大道的印证。而认为道教应当恪守传统,不应当接触最新科技的态度,则是对于道教原则“孔德之容,惟道是从”——大德之动,惟道是从——的背离:我们要跟随着大道而动,大道演化到这一步,道教也应当追随上来,接受与吸纳最新的成果。

那么为什么大家又会有这样一种错觉,即道教似乎与科技的距离很远呢?这其实也是对于传统文化的误解。中国是一个实践理念很强的国度,同时又极为重视社会伦理,所有的学问都在为良好的社会秩序而服务。因此对于科技的研究,更多的关注于其百姓日常彝伦百用之上,能否为家国社会树立更好的伦常纲要,而不关注所谓的“奇技淫巧”。且中国传统的学问理路与现代西方文明具有较大的差异。因此,从中国传统中走向新时代的道教,会让许多人有一种古老的错觉。

《诗经》说“周虽旧邦,其命维新”,道教凭借其千年底蕴,包容了人类智慧精华,也在积极探求新的弘道方式。科技,这一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生,有益于弘道的方式,道教为何不能接受呢?道教并不是一个拘泥于所谓的“门户之见”的宗教。道教的开放与包容,将吐故纳新,为和谐社会做出贡献。所以,下次在网络上见到道长们,可不要惊讶,指不定他们比你更现代哦。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