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王夫人是如何对待王熙凤的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王熙凤是王夫人的亲侄女,有着天然的血缘关系,彼此在家族事务中一定会互相信任支持,等于是自己的帮手。说起这个的话,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曹公刻画人物从无闲笔,尤其擅长于细枝末节之处彰显人物的真实性格,再辅以结构上的精巧铺排,颇有令笔下之人于无意之中露出首尾之感。今天要说的这位王夫人便是如此。

提及王夫人,她在众人眼中都是寡言少语、一心向佛的代表,凡事从不争先,只是一味忍让。她在贾母口中是“极孝顺我,不像我那大太太一味怕老爷,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但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个薛宝钗口中的“慈善人”,却是贾府内首屈一指的“狠人”。

可以说贾府内无论是大小事务、日常动向都逃不开这位菩萨的法眼,王夫人于贾府之内处处埋眼线,院院有耳报,甚至可以说整个贾府都在王夫人的掌心之中。

佛祖心头坐,屠刀背后藏

如果说王熙凤阴险毒辣,连自己的丈夫贾琏都算计在内,可想而知,她的这位姑妈该是何等厉害角色。在第六回之中,刘姥姥第一次来荣国府拜会。刘姥姥曾于二十年前见过尚未出阁的王夫人,那时的她“着实响快,会待人的,倒不拿大。”

何谓“响快”?办事干脆利落、言谈举止大方爽快。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这个词用来形容凤姐更为妥帖恰当,怎么会拿来说王夫人?如果不是刘姥姥年纪大了,记忆出现偏差,那么就是王夫人转了性情。在之后的几次来访中,刘姥姥早已证明了自己在为人处世方面具有的出色才能,这个看似平凡的乡下小老太太却有着极其清明的头脑,有着超然的智慧与长远眼光,因此断不会在记忆之中出现偏差。

那么只剩一种可能,这位原先“着实响快”的王府二小姐,嫁人之后一下转了性情,竟似变了个人一般。难道是她在贾府受了什么严重的刺激,乃至性情大变?

到底是“金陵王”家的千金小姐,哪里会受什么委屈。说到底,王夫人才是潜藏在贾府内的“一等一高手”,如果说凤姐是一把刀,那么刀柄在谁手中?

难道是那位昏聩无能的邢夫人?自然不是,莫说凤姐,就连贾琏都从未将自己的这位继母放在眼中,王熙凤更是不过在跟前应个景儿罢了。

那么,凤姐这柄利刃,只能窝在王夫人掌中。在凤姐小产之后,平儿曾劝她“得放手时须放手”。

(第六十一回)平儿道:“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不施恩呢。依我说,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究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没的结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

平儿的一番话出自真心,也饱含抱怨,她早就明白凤姐如此费尽心力地苦撑,不过是被别人摆在台面上做了挡箭牌,最后的结果也只会是为别人做嫁衣裳。贾府的掌家大权永远不会落在凤姐手中,因为她并非是王夫人属意的人。尽管说都是出自王家一脉,到底都是自己人,但自己人里面同样是有亲有疏的。

虽然凤姐在身边陪伴多年,又行事果决,的确是柄趁手利刃,但可惜她已然恶名在外,早已不是当家主母的合适人选,最重要的一点是凤姐膝下无子,能不能站位脚跟都是后话,更何况近两年身添下红之症,于子嗣之上更是无望。无论如何,凤姐,都只能是枚弃子,等待她的命运只能是“飞鸟尽、良弓藏”。

再说回王夫人,有凤姐在前披荆斩棘,替自己挡箭挨骂,而她自己只需做个慈眉善目的懦弱之人即可。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贾府上下纳入掌中,还落得个慈悲良善的好名声,王夫人何等的好算计!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在刘姥姥口中,当年的王夫人也如凤姐一般行事果决麻利,之所以改了性情,是受情势所限。

凤姐嫁入贾府时,由于是隔辈孙媳妇,又兼凤姐性格讨喜,颇受贾母喜爱。而自己的婆婆邢夫人无能,王夫人又乐得身居幕后,有意让贤,因此凤姐才得以在贾府内施展才能。

而王夫人入府时,长房贾赦的原配不知是否还在,即便已经过世,王夫人作为次子之妻本就没什么话语权,而且当时贾母正值盛年,这位厉害的老太太如何能容忍自己的小儿媳妇作妖?王夫人没有选择,也不得施展,因此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暂时蛰伏。

即便多年之后,王夫人有了凤姐这柄利刃,在贾府之内握有实权,却依然不敢露出爪牙,就是因为她始终忌讳着贾母的存在。只要老太太在世一天,她决不敢轻易出头,想必也是曾经挨过敲打、吃过大亏的。

只不过贾母终究年迈,对于很多事只能是有心无力,因此对于这个小儿媳妇,也只能是尚存一丝威慑力,毕竟关键时刻,还可以让儿子贾政来收拾她。多年以来,贾母与王夫人之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因此表面上愈加和气,偶尔有外人在时,“商业互捧”一下罢了。

王夫人也顺着贾母,自己一心要修得“宽仁慈厚”之像,素日里只是韬光养晦,做个“斋僧敬道”之人。而恰如传说之中的神兵利刃,不出鞘还则罢了,一旦出鞘必要见血。《红楼梦》中王夫人动了大怒,仅有两次,但每次都是一条人命。

凡事皆可大而化小、淡然处之,可一旦涉及自己的儿子宝玉,王夫人决不手软。

第三十回中,本是宝玉唐突,来惹金钏儿,金钏儿不过是想把他支开,便对宝玉说:

(第三十回)金钏儿睁开眼,将宝玉一推,笑道:“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连这句话语难道也不明白!我倒告诉你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

王夫人起身便是一个嘴巴,直接把金钏儿撵出府去。王夫人怕的不是府里的丫头们惦记宝玉,自己的儿子自然是极好的,谁能看不上呢?真正触到王夫人逆鳞的,是金钏儿居然教唆宝玉去“拿环哥儿同彩云”。

拿什么?在王夫人心里必然是那起子腌臜事,她日夜悬心,唯恐别人教坏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偏偏金钏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敢如此狂妄,这无异于是在打自己的脸面,公然挑衅。如果是个新入府的小丫头,轰出去也就罢了,偏偏是自己调教多年的大丫头,竟然包藏着这样歹毒的祸心,这让王夫人如何容忍,必得除之而后快。

之后,更是借“绣春囊”一事,大动干戈,将大观园抄了个天翻地覆!将平日看不惯的、有耳报神在自己眼前过了名录的、乃至略有些姿色的“妖精”,一律统统轰出府去,更是将芳官等人送去了水月庵和地藏庵,出家当了尼姑!

晴雯作为这次抄检事件中的主要攻击目标,王夫人素来不喜她的轻狂,更恨她的不乖顺,自然不会让晴雯好过,还在病中便将其轰走,更是“吩咐只许把他贴身的衣服撂出去,馀者好衣服留下给好丫头们穿。”晴雯除了贴身衣服,竟是被净身轰出府去,这是何等耻辱。

王夫人手段之高明就在于,晴雯本就身患重疾,一直未愈,而金钏儿则是回家几日之后才投井而亡,她都能撇清关系,让自己心安。以王夫人的手段和地位,早已不必出手,甚至都不必如王熙凤那般暗箱操作。

一旦你被王夫人发了“恶人卡”,那等待你的只会是旁人的冷落与白眼,试问那些柔弱女子,又如何有脸面再苟活于世。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