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为龙世界 云是鹤家乡纪念田诚阳道长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道长田诚阳逝世将及半载,他身后的寂寞,与他的功德不相称。

中国的历史上,跨越国界求真传法的,古来有之。有唐朝玄奘法师,历时十数载,西行印度求法,回国译经传法,创建唯识宗,把真正的佛法请进来;有邱处机道长,西行三载,行程两万余公里,度化成吉思汗,“一言止杀”,保护更多炎黄子孙活下来;800年后的当代中国,则是邱真人的田诚阳道长,1999年孤身赴西班牙传法,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创建西班牙历史上第一个道教协会、“欧洲道教联盟”,耕耘17年,花开三大洲,恩泽及异族,把中华大道传出去。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外国宗教大举传播中国、道教发展日渐艰难的时代,田诚阳道长以鲲鹏之志横空出世,远渡重洋传真觉迷,勇荷重担死而后已,论拓荒凿空之事则千古一人,论泽被苍生之功可鼎足于前贤祖师而无愧。正如他的师父李宗廉老道长说的:“这是替祖师爷传道。”田诚阳道长海外传道,已不仅是传龙门派的道,而是传播历代仙真祖师所传承的中华大道,真正体现了炎黄子孙的文化自信和对人类文明的责任担当。就影响力而论,田诚阳道长是当代中国道教融入时代走进民间的的功臣,是支撑中国道教门户屹立世界的栋梁。

泰山北斗须仰望才见。和许多重量级人物的际遇一样,田诚阳道长的地位并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人们眼下觉察的只是,作为道教走出去的第一人,田诚阳道长的去世,在中国文明传播史和人类文明史上留下的巨大空白,短时间内无法填补。

因为田道长的过早去世,有许多向道的人对其修为产生了质疑,有人因此对道教失去了信心,更有少数人责其不该忙于事务而误清修等等。这是应该认真回答的。

关于修道者的寿夭,笔者曾直率地问他:修道人讲究我命由我不由天,夺天地造化,长生久视。比如广成子、老子、张三丰祖师。但是唐宋之后很多修道人寿命并不长,包括一些祖师,如王重阳58岁去世,虽然自己能算出去世时间。邱处机70多岁去世,见太液池干而知归期。是他们的修行不够吗?

田道长恳切地回答说:“王重阳祖师之后,不再提倡肉体长期留存人间。所以元朝之后,修道人肉体飞升的很少了。从根本上讲,修道人一旦修行,有了好的去处,不会再留恋人间。”

田道长的早逝,也许应该从这里理解。据正式的说法,田道长为“旧疾复发”而逝。这不禁让人想起他的祖师王重阳真人,逝前早自知“害风害风旧病发,寿命不过五十八。”修道者的旧疾是什么?此中壶奥,让人联想。从公开的确记载看,修道者有各种蜕化的方法,比如汉朝安世高法师几世皆刀伤而解,高僧达摩喝毒药而解,耶稣被钉十字架而解,此外兵解、水解、火解的也不少,疾病而解的就更多,如释迦牟尼、玄奘法师、邱处机包括陈撄宁道长等。常人畏如虎狼的病患死亡等事,在真正的修道者眼中,直如等闲方便,若为常情所拘,直如六祖慧能将逝,悲泣却被六祖所呵。死则死耳,何损于伟人?

常言,道依法,不依人。又说,读其书,想见其为人。田道长已经去了,他的著作还在。对他的修为、对道教有所怀疑的人,超越这个简单的生死,认真读读他写的书,看看他达到的境界和领略的他山风景,自然就会知道他是怎样的人,生起坚强的道心。田道长著作等身,巨著如《仙学详述》、《中华道家学》,短章如《修真内景谈》、《修真问答》等,参验历代丹经,虽外行亦知其已入高妙。田道长指导笔者练拳时曾两次谈及,他打太极拳时,能够身如气球,有时一飘,双足离地,良久方下。这是对笔者练拳目标的指示,教育笔者不要自满,无意也透出了他的修为。孙剑云先生对太极拳有三层境界说,起初是人在水中,中层是下半身在水中,最高一层是如履水面,“脚下离虚即为仙”,可以印证。

1988年5月,田道长担任青岛市崂山太清宫副监院、山东省青年联合会委员。1989年6月,担任中国道教协会教务处秘书,被作为中国道教的后备骨干力量着意培养。按俗世标准,他是在前途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只身赴海外传法的。在言及陈撄宁道长晚年罹疾时,田道长感慨:“道与世事不并兴。”他赴欧弘道,也有吸取教训择地修行的初衷。但是,异域传道,谈何容易,他努力地讲学、收徒、建观,苦心孤诣。他没有收入,生活全靠信众的捐赠,有时回国,只够买回来的票,回去的机票完全没有着落,甚至连住处、吃饭也成问题。他常常就着白开水煮过的青菜吃米饭,有时甚至只有白米饭,山东家乡的烙饼在他眼里是美味,到饭店里要特别地点一份。他把信众的捐赠最大限度地用在建道场、弘道法上,自己只取一点维持最低限度的生活。在这一点上,笔者很赞成少数人对其不该忙于事务而误清修的责备。

但是,中华大道,有隐修无为之道,有自度自了之道,更有治国安邦之道,有济世度人之道。田地广种而后有薄收,雨露普被而后有秀林之木。从黄帝建道统以来,伊尹、姜太公、张良、诸葛亮、岳飞、邱处机、铁冠道人等等前贤,都是牺牲小我的清修,成全大我的幸福,拨乱而反正,建功于殊时,有灵皆蒙泽。这才是道之大者。田诚阳道长从避世事而入世事,所取者无疑在此。

“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这是田道长生前爱写的对联。就像现而忽隐的神龙,声唳九天的仙鹤,田诚阳道长一来一去,一言一行,都造就了传奇,永远激励后来者。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