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儒家文化儒家精神的重新定义补儒与超儒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文化儒家影响中国历史吗_文化儒家影响中国文化吗_儒家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李贽和整个泰州派异端思想的出现绝非偶然。 这意味着宋明理学的衰落,也意味着鲁王心学也无力挽救现实社会的危机。 然而,在没有新的思想资源依赖的历史条件下,思想家只能在旧的范围内思考。 因此,明末思想界出现的清流运动,只能反对宋明理学的日渐堕落,只能呼唤早期的儒学精神。 他们与李贽等异端思想家的表现形式虽然不同,但思想倾向却殊途同归。 他们所希望的只是重建儒家精神。

清流运动主要以东林书院为中心。 东林书院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由顾宪成、高攀龙等人创办。 当时宦官当权,政治黑暗,很像东汉末年。 于是这群清流士人聚集在一起,成立了东林书院。 他们除了讲学之外,还积极参与政治活动,讽刺政府、评判百姓,反对宦官专制权力,渴望政治清明。 在学术思想上,他们普遍认为程、朱、鲁王之学各有不足,但两害相权取其轻。 他们普遍以程、朱之学为宗,批判鲁王心学,特别是王氏后期的空谈,将儒家引入禅宗。 学风崇尚务实治国救世。

东林派学者首先推荐其主要创始人顾宪成。 顾宪成早年投身于王雪,后来又投靠了朱雪。 他的学术倾向是调和朱、陆。 他认为,以朱雪为家,是有弊端的; 以王雪为宗,是有弊端的。 内敛者无为,狂妄者无为。 克制者,厌恶人情,则易化解;克制者,则厌恶人情,则易化解; 松者,为人所方便者,难以扭转。 总之,朱学和王学都有缺点,都不是最理想的思想形态。 但两者相比,朱雪的缺点却比王雪稍逊一筹。 因此,他强调,与其徘徊,不如拘束。

顾宪成看到的王雪的缺点,当然是王雪的底子。 他的意图显然是想用朱雪的实际来纠正王雪的空话。 对于王学,特别是阳明思想本身,顾万成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阳明大胆倡导良心论,突破了中国知识分子陷于儒家经典时的简明讲义、句句歌词之学。 有了圣贤的神圣偶像,有了圣贤衡量是非的标准,突然醒来,看到透过云层的太阳,不是很好吗? 然而,王学的问题也在这里,那就是当良心论在世界上流行起来的时候,后来的研究就会远离它的初衷,往往依靠错误的观点来达到最佳的效果。顺其自然,轻视努力。 等他人,议论会更深刻,修行会更有益于他人,高者放荡不羁,低者顽固无耻。 这样一来,王雪自然就会被清算。 简单来说,这种清算就是王家的一句空话,纠正的方法就是跟朱家纠正。

如果说顾宪成的思想是为了配合朱王的话,那么东林书院另一位重要创始人高攀龙的思想则明显排斥王学而偏向朱学。 在他看来,朱熹真正获得了儒家精神的真谛,其贡献并不逊色于孟子。 他说:“孔子之学,唯朱子所承,传于万代,无害。孔子是聚圣人之大成,朱子是聚诸儒之大成。” 朱熹手下,高攀龙只欣赏薛玄。 我认为薛轩崇尚实践而不是空谈。 高攀龙固然钦佩王阳明的人格,但他对王阳明研究生学业的弊端深恶痛绝。 在比较薛玄和杨明的区别时,他说薛玄和杨明都是大儒。 薛轩的学习严格,没有任何弊端,而杨明的学习则有些宽松。 其原因在于,薛玄之学是基于实,阳明之学是基于虚。 只是真病易消,虚病难补。 因此,他提出回归现实,即在批判阳明学说的同时,回到朱熹——学玄的学术道路。

除了东林派的一批清流人外,晚明知识界还有不少与其思想倾向相呼应的学者,如刘宗周、黄道周等。东汉末年,有勇气发声。 他们曾多次批评陈政事,弹劾共产党,支持东林。 他们的学识和气节受到后世学者的高度赞扬。

刘宗周是黄宗羲的老师。 他所创立的积山派,对当时及后世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就其思想来源而言,刘宗周主要研究王阳明心学。 只是他的思想发展过程,按照黄宗羲的说法,有一个从开始怀疑,到中间相信,到最后争论的演变过程。 因此,他的思想不仅以王雪为出发点,而且对王雪做出了一些重要的修改。 就其学术研究的基本特征而言,它是以谨慎、独立的原则为基础的。 他认为,神独不仅是《大学》中研究事物的真正起点,而且从《中庸》中“神独”的本义来看,神独也是成就天德的一种方式。通过内心的反省和修养来决定命运。 因此,神独虽然是个人道德修养,但实际上具有本体意义和人文意义,是学问的第一要义。 他说:“言细而独,而心、意、学、家、国、天下,皆是同时。故‘大学’为学问之起点,‘学问’为学问之起点。” “中庸”是达到天德统一、自上而下彻底的方法。“在他看来,除了谨慎之外,没有其他的学习方法。 显然,这里的学问、这里的慎独,都是为了纠正王学空谈品格的颓势,弘扬一种具有现实意义的道德理论。 可以说是王雪的翻版。

至于黄道周,其思想倾向与刘宗周大体相似。 他主要调和程、朱、鲁王之学,偏向程、朱。 他公开宣称自己的使命是用陆九渊的学术思想来弥补朱易的不足,用朱熹的学术思想来弥补陆九渊学术思想的不足。 这样,卢雪就不会失去光彩,祝雪也不会被淹没。 由此可见他的思想的主要目的。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提出了独特的“如知”理论。 他认为古往今来圣人的知识只是为了知识。 此知字如止。 那么“上海”这个词到底是什么? 对此,陆九渊等心灵家表示,如果你到了天上,你永远不会听说天上有目的地; 朱熹等理学家说,将物逐去,永远见不到物即物,从归处来。 。 其实“至致”这个词只是最高善的意思。 完美不能说是一件事。 毕竟,它存在于人体之中,继承自自然,包容世界,分享知识和创新。 对于柳宗周所强调的神毒论,黄道周也有同样的认识。 他说,真诚只是谨慎。 细心的人可以从一件事看出数百件事。 所以,遵循神都语知知本,才是查清事情的关键。

总之,这些明末清流思想家对王学晚流是不满的。 他们在向朱雪寻求思想资源的同时,被王雪拒绝了,但实际上也不得不承认朱雪的先天缺陷。 他们一方面呼吁回归朱学,另一方面也试图超越朱学,回归早期儒学,以重建新的儒家思想体系。

正当明末精英知识界热衷于重建儒家思想新体系,当李贽等思想异端拼命攻击宋明正统理学时,一股清新之风从儒家思想中吹来。西传,即西学东传。 西学东传不仅是中华文化的一件大事,而且对儒家思想的发展演变也具有重要意义。 在一定程度上,它不仅启发了明末异端思想家,也为儒家思想体系的重建提供了新的思想资源。

西学东传发生在16世纪中叶。 当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刺激欧洲一些国家寻求海外贸易市场,扩大财力和势力范围。 1514年,葡萄牙商船首次抵达广东沿海; 1554年,葡萄牙人终于以贸易的名义进入广东浪白澳。 1557年,葡萄牙人通过贿赂获得澳门居住权,开始与中国进行和平贸易。 不用说,他们的主观目的是掠夺中国和远东的财富,开辟新的殖民地和外国市场。

追随早期殖民者的脚步,西方传教士也纷纷涌入该国。 1552年8月,耶稣会创始人圣方济各沙勿略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抵达距广州三十海里的商洲岛。 但由于明朝的海禁和严禁外国人登陆,泽维尔最终未能进入中国大陆,不久就病逝于中国大陆。 但他的努力激励他的同事们最终打开了中国的大门。 葡萄牙人占领澳门后,耶稣会士以它为基地渗透到中国大陆。 1582年,罗明鉴经广东地区行政长官陈文峰批准,首次进入中国大陆,住于广东肇庆天宁寺,正式传教。 那是明朝万历十年。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