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缺课赚钱道教文化不应被商业化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介绍

有道士开设网店,出售据说“手绘、朱砂印章、威力强大”的符咒; 有的道士专注于经营道教文化公司,不参与非营利性活动; 有道士在公司刻字、站台,带领道士频频出现在伪宗教场所“组团捞外快”……经过两年多的跟踪调查,半月潭记者发现,山东著名道观泰山灵应宫“道教商业化”问题突出,而且这种现象并非孤例。

道士“缺课”赚钱

近年来,有知情人多次举报灵应寺部分宗教人员开设网店,出售符咒、定制法器、代开光。

灵应宫张姓道士在电商平台开设“妙一仙”、“福友堂”等店铺,销售“招财符”、“生子符”、“辟邪符”、“夫妻和谐符”还有“胎教符”各种符,售价从100元到999元不等。 在网上商店里,你可以看到道士手持“郑重承诺”的照片和中国道教协会颁发的“道士证书”的照片。 《道士证》上写的单位是泰山灵应宫。

该道士在其网店“福友堂”中表示:“我们店里所有的符都是泰山道长张道长手绘的,画的过程中有碧霞元君(泰山老太婆)的保护。” ),汇聚五山中唯一的泰山灵气!”

网店的标语是——“法术是开辟天地能量场,沟通精神世界信息的载体”“(张道长)习道家法术奇门遁甲,尤擅法术”如果你会画符,鬼神都会惊呼!” “如果你说谎,你就会被闪电击中。”

早晚的功课是道教教法中每天必做的事情,但在灵应宫,因为做功课没有收入,很多道士根本不来参加。 据知情人透露,灵应宫一名道士于2016年注册了山东道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一家研究和推广道教文化的公司,他因各种原因长期请假,一直缺席道教文化。正常的宗教活动。 他的主要精力都花在经营公司方面。

今年6月底,山东省民宗委和泰安市委统战部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灵应宫,上述现象得到纠正。 目前,“妙益仙”、“福友堂”等网店产品已全部下架; 山东道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也于6月20日变更法定代表人。

道士“下山”要小心!

电影《道士下山》讲述了一位年轻道士逃离饥荒,离开道观的故事。 怀着一颗赤子之心进入红尘后,他终于感叹“你无论如何都不是英雄,而是不改初心才是英雄”。 如今,道士“下山”,不一定是行侠传教,而是“瞄准”金钱,为所欲为。

灵应宫的“道教商业化”现象并非一朝一夕发生的。 近年来,商业机构利用其赚钱、道士带领道士“组团赚外快”的行为令人咋舌。 2017年3月14日,记者在灵应宫看到,正门和正殿门上挂着“道祖圣诞圆光将军坛祈福大会”的红色横幅,坛前还摆放着功德箱。供信徒布施功德。

道教文化的核心_道教文化精髓_道教文化

2017年3月14日,“灵门圆光文化发展中心”在台山灵应宫举办“圆光总坛祈福大会”。 大厅门口挂着一面红色的大横幅。 法会声称“大圆满光秘术”将由“大圆满光”坛大师传授,费用每人九千多元。

活动中,一位自称“灵门元光文化发展中心”工作人员的组织者表示,法会举办三天,传授“大元光秘术”。 每人费用9000多元,已有近百名信徒参加。 。

“坛主潜心研究道教、全真教等各门派的道法和占卜术,修炼二十多年,拥有多种绝活,擅长龙虎山天师府符、茅山秘术、大法圆光魔法、奇门遁甲、杨公风水等等。” 该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是一家公司,而且由于灵应宫是道教重要场所,所以更容易让参与者相信。

“大圆光”在灵应宫举行了为期三天的法会。 十几位道士忙碌了好几天,数百人参加了这次活动。 然而,公司支付给灵应宫的钱款并没有出现在账目中,去向成谜。 泰安市委统战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大圈光”是未经宗教管理部门批准的非法宗教。 灵应宫为这些人提供宗教活动场所,违反了有关规定。

面对质疑,时任灵应宫管委会主任向记者承认,他曾为“大圆光”总坛举办过法会,并为灵应宫“大圆光”题写“圆光总坛”。 不过,他始终拒绝透露自己收取了多少费用。

根据有关规定,宗教教职人员不得在合法的宗教活动场所之外从事宗教活动。 然而,2018年4月,该道士带领灵应宫部分道士前往山东一文化公园进行宗教活动。 但该场所并无宗教部门批准的宗教活动场所许可证。

灵应宫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灵应宫很多祭祀项目没有入账或者少记,这是一个很大的漏洞。 不但大账户不公开,还设立多个小账户,让资金随意使用,造成收支错配。 宫中功德箱的收入要规范管理,由两人同时监管。 事实上,一个人可以随意打开和关闭它,而钱的去向却无人知晓。 灵应寺每年都会举办很多道场活动,有些活动的收入没有记录。

根据我国相关规定,宗教场所应当实行财务公开。 泰安市宗教管理部门也多次要求灵应宫进行财务公开,但当时的灵应宫管委会始终拒绝执行。

“道教商业化”链条必须斩断

记者了解到,原灵应宫管理委员会于今年7月10日正式解散,由泰安市委统战部委派的临时管理委员会来灵应宫管理。

据知情人透露,临时管委会接管灵应宫后,开始重新制定规章制度,进行全面清理整顿。 所有管理都比以前更加标准化。

灵应宫存在的“道教商业化”问题并不是孤立现象。 “道教商业化”不仅影响宗教的健康传承和发展,损害宗教场所形象,而且滋生腐败,败坏社会风气。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楼宇烈建议,从法律、监管、政策层面切断商业资本侵入道教场所的渠道,并合理清理其他进入的资本; 加强宗教信息数据库建设,方便公众真伪鉴别; 加强教职人员对宗教教育的认识,明确教职人员的行为规范,制定违反宗教规矩的惩戒措施。

“违反宗教教义的过度商业化和不当营利行为应坚决禁止。” 山东大学社会学教授马光海认为,通过他治手段可以防止宗教资源的过度开发和违法违规经营。 同时,加强宗教领域自律教育,深化宗教领域教风建设,完善宗教规章制度,引导教职人员遵守规章制度,不断提高宗教领域师德师风。师资队伍本身的宗教修养和素质。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