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善而用论儒家修身智慧的当代启示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中国古代哲学家对于修身问题有极其丰富的理论阐释和实践原理。 我们要根据时代的需要“择善而用”,选取精华,明确其现代意义,运用到现代人的修身生活中。 儒家讲的修养,实际上包括一个人的文化、艺术、品格、道德品质等诸多方面。

文化素养

文化素养,首先是文化知识的提高。 由于儒家思想强调道德教育和修养,所以很多人认为儒家思想轻视一般文化知识。 这个印象是不完整的。 在中国历史上,儒家是一所主要从事社会和国民教育的学派。 他们的教育内容包括识字和向儿童传授各种专业知识。 孔子认为,通过学习《诗经》,不仅可以学到很多做人的道理,而且可以学到很多关于鸟类、动物、植物的知识。

孔子注重因材施教。 其学生中,有以德闻名的颜渊、闵子谦等,有专精政事的冉有、季禄等,还有语言专家载我、子贡、文学专家子游等。 、子夏等。可见儒家对文化知识和教育的重视。 只是他们反对为了知识而学习知识的倾向,强调学习知识应该有助于提高人的道德品质。

在当今新知识层出不穷、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人们如果不能提高和更新自己的文化知识,就会被淘汰。 然而,我们不能回避一个问题:这些知识在迅速提高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同时,是否有利于改善人们的精神生活?

儒家所说的文化素养不仅是知识的水平,还表现在一个人的礼仪和风度上。 今天,我们很多人似乎都特别欣赏那些不拘礼节的人,认为他们很“潇洒”。 我们中小学的文化教育主要以知识传授为主,对基本礼仪规范的教育还不够。 礼貌、仪表、风度体现了一个人文化素质的高低。 在《礼记》、《礼记》等典籍以及许多儒家学者的家训、学规中,都有大量关于日常衣、食、住、行、待人接物的礼仪规定。 。 其中不少经过新的诠释,可以用于今天的礼仪教育和礼仪修养。

艺术精神

人们常说中国传统文化是富有伦理精神的文化,殊不知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富有艺术精神的文化。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伦理精神和艺术精神就像汽车的两个轮子和鸟儿的两个翅膀,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儒家对艺术教育和修养的重视,不亚于对道德教育和修养的重视。

艺术修养有助于道德修养,是完善人格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先秦儒家文化中,艺术教育与修养的主要内容是“诗教”和“乐教”。 孔子教导他的儿子伯玉:“不学诗,则无言”。 认真学习古诗词可以启发人的思想,提高观察能力,学会表达情感的方法。

对于音乐,儒家将其与“礼”相比较。 音乐能够深深地打动人的心灵,能够迅速改变人的气质。 它体现了和谐精神,也起到了移风易俗的作用。 孔子、孟子、荀子都注意到不同的音乐对人有不同的影响。 有的让人悲伤,有的让人悲壮,有的让人凝重。 因此,儒家非常重视音乐的风格和品味,认为一首好的音乐应该是美与善的统一。

艺术活动无论是创作还是欣赏,都是一个人内心情感最直接的表达,体现了他对自然、社会、生活的理解和追求。 艺术创作中意向的善恶,欣赏中风格的高低,反映或影响着一个人的品格或境界的善恶。 对艺术完美的追求和对生活完美的追求最终是一致的。 这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精神的体现。

改变气质

儒家在修身理论中提出了“性情变化”的命题。 所谓“气质”,与个体的某些先天生理特征有一定关系,但最重要的是后天环境的影响而形成的。

改变气质就是修身养性。 北宋著名哲学家张载认为,读书的最大好处是使人有意识地改变性情,而改变性情与豁达是相辅相成的。

儒家强调的“性情变化”主要是指修养和意志的训练。 一个狂妄自以为是的人,人们一定会说他缺乏修养。 曾子是一个特别注重修养的人。 他的名言“吾日三省吾身”是家喻户晓的名言。 一个人需要经过长期的修养,才能像曾子所说的那样“不耻于问”。 古语云:“人性多恶,而好谦虚”。 “许多会带来伤害,但谦虚会受益。” “君子以谦虚的态度接受别人。” 这仍然是关于如何为人处世的至理名言。

价值选择

孟子确立了“大丈夫”的三个标志,即“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权势不能亡”。 如果你能做到这三件事,你一定是一个无愧于天地、道德高尚的人。 对此,儒家根据“义利”、“公私”、“苦乐”、“生死”等人生面临的真实价值选择,对人们进行道德修养教育。

在“义利”问题上,儒家倾向于重义轻利、先义后利、用义驾驭利、见利思义。 当今世界,如果有人遵循汉代大儒董仲舒所倡导的“正友不求利,明道不计功”的格言,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是迂腐的。 其实,无论在哪个社会,总有一些“迂腐”的人,只顾努力工作,不考虑功利。 他们的真诚和高尚的品德是无可非议的。 我们并不要求每个社会成员都这样做或达到这种状态。 然而,我们并不希望每个社会成员凡事都关心功利主义。 当然,我们不希望每个人都自私,忘记自己的好处。 因此,要求人们效仿清初大学士颜渊修改后的座右铭“端正其交以谋其利,明其道,算其功”,并不过分。

在“公私”问题上,儒家主张公而忘私,反对冒充公而谋私。 随着时代的发展,“公”与“私”的具体对象和内容都发生了变化。 然而,在处理公私关系时,儒家所强调的这些原则在今天仍然是正确有效的。

在“苦乐”问题上,儒家历来不以物质生活的贫富来评判苦乐,而是以精神生活的充实来评判苦乐。 再者,个人的苦乐都不算什么,每个人真正的幸福与痛苦才是最大的欢乐与悲伤。 历史上所赞颂的“孔颜福地”,是一种满足于物质生活的贫困,追求充实的精神生活的“幸福”。 孟子反对“独乐”,强调“与民乐”。 北宋范仲淹说:“先忧天下之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这集中体现了儒家“痛并快乐着”的观点。

对于“生死”问题,孔子说“生死有命”,代表了儒家对于自然生死的基本态度。 对于社会原因引发的生死问题,儒家总是与“义利”、“公私”等问题联系在一起。 主张“舍生为仁人”、“舍生为正义”,反对“苟活”。 儒家的这些基本理念和精神仍然值得肯定。

知行合一

儒家思想非常强调修身养性的“知行合一”。 也就是说,修身不仅要在认识上明确道理,更要亲自实践。

儒家讲修身,首先讲立志,就是要有远大而坚定的志向,明确自己的责任和目标。 子夏说,仁者在于博学多才,志存高远,诚心求教,结合实际思考。 宋代儒者程颐进一步解释说:“无知则不能守信,无志则不能行”。 他指出坚定的志向对于修行的重要性。

儒家把“求他人的回报”、“改正错误而行善”、“见贤思齐”作为修身的要点。 孔子曰:“君子凡事求己,小人凡事求人。” 总之,如果任何行为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就应该“反省他人”,发现自己的不足或过失,并弥补不足。 然后,不要羞于发声,并勇于改正。 正如孔子所说:“犯了错误,不要害怕改正。” “犯错误而不改正,就等于说你犯了错误。” 我们要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积极学习别人的优点。 这就是儒家常说的:“智者所见,所思所想”。 同时,如果你看到别人“不友善”,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是否也有这个问题。

在“严自律”方面,儒家提出了“慎独”的修养方法。 荀子最早提出“慎独”的主张,并将其与“诚”联系起来。 只有真诚,才能谨慎自己的独立;只有真诚,才能谨慎自己的独立。 只有慎重自己的独立性,才能体现最高的品德,才能驾驭一切,教育人民。

言行不一,是儒家修养理论所看不起的事情。 孔子说:古人不轻易言说,是因为害怕不能够采取行动。 君子以说得太多而做得太少为耻。 这些都要求人们在修炼中言行一致。 一个人的志向一定要远大,但如果只说不做,就不如那些志向虽不远大,却说到做到的人。

儒家认为,要实现“齐家”、“治国”、“平天下”,必须从“修身”开始。 “上至帝王,下至百姓,一切以修身为本”。 我不认为修养有那么大的作用,因为社会经济的决定力大大超过了道德教育的力量,但我也不认为道德应该被抛弃。 教育的努力否定了自我修养的需要。 人们要把自己创造的物质经济成果用于净化人们的生存环境、提高人们的道德品质的目的。 物质文明越发达,精神文明就越重要,自我修养就越不可或缺。

(作者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详见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的智慧》)

中国古代哲学家对于修身问题有极其丰富的理论阐释和实践原理。 我们要根据时代的需要“择善而用”,选取精华,明确其现代意义,运用到现代人的修身生活中。 儒家讲的修养,实际上包括一个人的文化、艺术、品格、道德品质等诸多方面。

文化素养

文化素养,首先是文化知识的提高。 由于儒家思想强调道德教育和修养,所以很多人认为儒家思想轻视一般文化知识。 这个印象是不完整的。 在中国历史上,儒家是一所主要从事社会和国民教育的学派。 他们的教育内容包括识字和向儿童传授各种专业知识。 孔子认为,通过学习《诗经》,不仅可以学到很多做人的道理,而且可以学到很多关于鸟类、动物、植物的知识。

孔子注重因材施教。 其学生中,有以德闻名的颜渊、闵子谦等,有专精政事的冉有、季禄等,还有语言专家载我、子贡、文学专家子游等。 、子夏等。可见儒家对文化知识和教育的重视。 只是他们反对为了知识而学习知识的倾向,强调学习知识应该有助于提高人的道德品质。

在当今新知识层出不穷、日新月异的信息时代,人们如果不能提高和更新自己的文化知识,就会被淘汰。 然而,我们不能回避一个问题:这些知识在迅速提高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同时,是否有利于改善人们的精神生活?

儒家所说的文化素养不仅是知识的水平,还表现在一个人的礼仪和风度上。 今天,我们很多人似乎都特别欣赏那些不拘礼节的人,认为他们很“潇洒”。 我们中小学的文化教育主要以知识传授为主,对基本礼仪规范的教育还不够。 礼貌、仪表、风度体现了一个人文化素质的高低。 在《礼记》、《礼记》等典籍以及许多儒家学者的家训、学规中,都有大量关于日常衣、食、住、行、待人接物的礼仪规定。 。 其中不少经过新的诠释,可以用于今天的礼仪教育和礼仪修养。

艺术精神

人们常说中国传统文化是富有伦理精神的文化,殊不知中国传统文化也是富有艺术精神的文化。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伦理精神和艺术精神就像汽车的两个轮子和鸟儿的两个翅膀,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儒家对艺术教育和修养的重视,不亚于对道德教育和修养的重视。

艺术修养有助于道德修养,是完善人格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先秦儒家文化中,艺术教育与修养的主要内容是“诗教”和“乐教”。 孔子教导他的儿子伯玉:“不学诗,则无言”。 认真学习古诗词可以启发人的思想,提高观察能力,学会表达情感的方法。

对于音乐,儒家将其与“礼”相比较。 音乐能够深深地打动人的心灵,能够迅速改变人的气质。 它体现了和谐精神,也起到了移风易俗的作用。 孔子、孟子、荀子都注意到不同的音乐对人有不同的影响。 有的让人悲伤,有的让人悲壮,有的让人凝重。 因此,儒家非常重视音乐的风格和品味,认为一首好的音乐应该是美与善的统一。

艺术活动无论是创作还是欣赏,都是一个人内心情感最直接的表达,体现了他对自然、社会、生活的理解和追求。 艺术创作中意向的善恶,欣赏中风格的高低,反映或影响着一个人的品格或境界的善恶。 对艺术完美的追求和对生活完美的追求最终是一致的。 这是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精神的体现。

改变气质

儒家在修身理论中提出了“性情变化”的命题。 所谓“气质”,与个体的某些先天生理特征有一定关系,但最重要的是后天环境的影响而形成的。

改变气质就是修身养性。 北宋著名哲学家张载认为,读书的最大好处是使人有意识地改变性情,而改变性情与豁达是相辅相成的。

儒家强调的“性情变化”主要是指修养和意志的训练。 一个狂妄自以为是的人,人们一定会说他缺乏修养。 曾子是一个特别注重修养的人。 他的名言“吾日三省吾身”是家喻户晓的名言。 一个人需要经过长期的修养,才能像曾子所说的那样“不耻于问”。 古语云:“人性多恶,而好谦虚”。 “许多会带来伤害,但谦虚会受益。” “君子以谦虚的态度接受别人。” 这仍然是关于如何为人处世的至理名言。

价值选择

孟子确立了“大丈夫”的三个标志,即“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权势不能亡”。 如果你能做到这三件事,你一定是一个无愧于天地、道德高尚的人。 对此,儒家根据“义利”、“公私”、“苦乐”、“生死”等人生面临的真实价值选择,对人们进行道德修养教育。

在“义利”问题上,儒家倾向于重义轻利、先义后利、用义驾驭利、见利思义。 当今世界,如果有人遵循汉代大儒董仲舒所倡导的“正友不求利,明道不计功”的格言,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是迂腐的。 其实,无论在哪个社会,总有一些“迂腐”的人,只顾努力工作,不考虑功利。 他们的真诚和高尚的品德是无可非议的。 我们并不要求每个社会成员都这样做或达到这种状态。 然而,我们并不希望每个社会成员凡事都关心功利主义。 当然,我们不希望每个人都自私,忘记自己的好处。 因此,要求人们效仿清初大学士颜渊修改后的座右铭“端正其交以谋其利,明其道,算其功”,并不过分。

在“公私”问题上,儒家主张公而忘私,反对冒充公而谋私。 随着时代的发展,“公”与“私”的具体对象和内容都发生了变化。 然而,在处理公私关系时,儒家所强调的这些原则在今天仍然是正确有效的。

在“苦乐”问题上,儒家历来不以物质生活的贫富来评判苦乐,而是以精神生活的充实来评判苦乐。 再者,个人的苦乐都不算什么,每个人真正的幸福与痛苦才是最大的欢乐与悲伤。 历史上所赞颂的“孔颜福地”,是一种满足于物质生活的贫困,追求充实的精神生活的“幸福”。 孟子反对“独乐”,强调“与民乐”。 北宋范仲淹说:“先忧天下之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这集中体现了儒家“痛并快乐着”的观点。

对于“生死”问题,孔子说“生死有命”,代表了儒家对于自然生死的基本态度。 对于社会原因引发的生死问题,儒家总是与“义利”、“公私”等问题联系在一起。 主张“舍生为仁人”、“舍生为正义”,反对“苟活”。 儒家的这些基本理念和精神仍然值得肯定。

知行合一

儒家思想非常强调修身养性的“知行合一”。 也就是说,修身不仅要在认识上明确道理,更要亲自实践。

儒家讲修身,首先讲立志,就是要有远大而坚定的志向,明确自己的责任和目标。 子夏说,仁者在于博学多才,志存高远,诚心求教,结合实际思考。 宋代儒者程颐进一步解释说:“无知则不能守信,无志则不能行”。 他指出坚定的志向对于修行的重要性。

儒家把“求他人的回报”、“改正错误而行善”、“见贤思齐”作为修身的要点。 孔子曰:“君子凡事求己,小人凡事求人。” 总之,如果任何行为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就应该“反省他人”,发现自己的不足或过失,并弥补不足。 然后,不要羞于发声,并勇于改正。 正如孔子所说:“犯了错误,不要害怕改正。” “犯错误而不改正,就等于说你犯了错误。” 我们要善于发现别人的优点,积极学习别人的优点。 这就是儒家常说的:“智者所见,所思所想”。 同时,如果你看到别人“不友善”,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是否也有这个问题。

在“严自律”方面,儒家提出了“慎独”的修养方法。 荀子最早提出“慎独”的主张,并将其与“诚”联系起来。 只有真诚,才能谨慎自己的独立;只有真诚,才能谨慎自己的独立。 只有慎重自己的独立性,才能体现最高的品德,才能驾驭一切,教育人民。

言行不一,是儒家修养理论所看不起的事情。 孔子说:古人不轻易言说,是因为害怕不能够采取行动。 君子以说得太多而做得太少为耻。 这些都要求人们在修炼中言行一致。 一个人的志向一定要远大,但如果只说不做,就不如那些志向虽不远大,却说到做到的人。

儒家认为,要实现“齐家”、“治国”、“平天下”,必须从“修身”开始。 “上至帝王,下至百姓,一切以修身为本”。 我不认为修养有那么大的作用,因为社会经济的决定力大大超过了道德教育的力量,但我也不认为道德应该被抛弃。 教育的努力否定了自我修养的需要。 人们要把自己创造的物质经济成果用于净化人们的生存环境、提高人们的道德品质的目的。 物质文明越发达,精神文明就越重要,自我修养就越不可或缺。

(作者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详见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的智慧》)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