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一向端庄有礼的薛宝钗为什么会把小丫头当出气筒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红楼梦》一向端庄有礼的薛宝钗,为什么会把小丫头当出气筒?其实原因很简单,只因被贾宝玉戳到她的痛处,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一起来看看吧!

 

贾宝玉和林黛玉因张道士提亲之事,大闹一场不肯罢休。

贾母本想借薛蟠生日看戏促成二人和好,不想谁也不去。老太太不禁伤心哭了起来,说他们“不是冤家不聚头”。这话被二人听去自觉新鲜,反倒入了心里。

宝黛二人据此反省,贾宝玉又受了那袭人的劝,主动去找黛玉认错。最终贾母再派王熙凤去劝时,就算冰释前嫌和好了。

于是,凤姐带着他二人来见老太太,也就高兴了。

原本这事就这样过去,谁想贾宝玉正因与林黛玉吵架在人前“没意思”,便缠着薛宝钗说了几句淡话,本意是缓解一下尴尬挽回人设。不想竟因此触怒薛宝钗。

这事,还要从怡红院的小丫头靛儿说起。

那天二爷要出门,袭人姐姐便叫她和四儿跟着。四儿自那次得了二爷的心,常有表现。靛儿倒乐得清闲,反正二爷也不管她。

头天宝玉与林姑娘吵起来。老太太和太太都被惊动了。靛儿几个赶过去时已经被分开,听说宝玉当时竟又狠命去砸那玉。

回来她们都在背后悄悄说是林姑娘又说宝玉和宝姑娘“金玉姻缘”那件事,才激怒了二爷。

靛儿对这些也不放在心上,只是暗笑他们这样大了,还总吵闹也是可笑。一点不像其他姐妹那样和睦。亏了竟然不恼,过后还能好。她在家和兄弟姐妹打架,也是好几天不理的。

靛儿得了袭人吩咐,便跟着宝玉出了门,果然直奔潇湘馆去了。她还在心里暗笑,这又是去赔礼道歉了。

果然,几人在潇湘馆敲了半天门,紫鹃让进他们,二爷便进了林姑娘房中,她和四儿则留在外间与雪雁春纤说话。

此时天热,只隔着帘子,里边话说也一清二楚。只听紫鹃说什么只当二爷再不进她们这门了。

二爷便说什么大事,他是肯定要天天来的。又问“妹妹可曾大好了”。

林姑娘躺在床上也没理他。他便凑过去坐在床沿笑道:妹妹肯定是不恼的,可要再这样,倒让人以为咱们拌嘴了。说着又打拱又作揖的赔礼,“好妹妹的”叫个不住。

靛儿在外头看见了,回头和四儿雪雁几个打了眼色,都抿嘴笑了。这两年她早见多了这情形,倒并不意外。

只听林姑娘哭道:“你也不用哄我。从今以后,我也不敢亲近二爷,二爷也全当我去了。”宝玉听了笑道:“你往那去呢?”林黛玉道:“我回家去。”宝玉笑道:“我跟了你去。”林黛玉道:“我死了。”宝玉道:“你死了,我做和尚!”林黛玉一闻此言,登时将脸放下来,问道:“想是你要死了,胡说的是什么!你家倒有几个亲姐姐亲妹妹呢,明儿都死了,你几个身子去作和尚?明儿我倒把这话告诉别人去评评。”

靛儿只听了这些就觉得可笑的不行。难道林姑娘死了,宝二爷就放弃父母、家人不管去做和尚了?那老爷太太养他有什么用?老太太疼他岂不是白疼了?

宝玉每天都有奇言怪论,之前还总说要为了这些女儿们化作了飞灰,再要被风吹散了才是。

她们这些人听了只觉好笑,回家和外头兄弟姐妹们说,都说这二爷不是“傻”么!

后面再说什么也不知道,只见琏二奶奶突然跳进来。她一来自然没有不了的事,几句话就把他们劝开。不由分说拉着林姑娘风风火火的去见老太太,说担心的不行,既然好了可别再让老太太嗔怪她不会办事。

于是靛儿几个只得跟着他们一起去了老太太的上房。可巧宝姑娘几个此时竟也都在房中坐着。

靛儿知道今儿是薛大爷的生日,那边正在演戏。她才还遗憾今天二爷不去,不然也能跟着去凑热闹,还有好果子吃。

既然到了老太太这里,也就没她们什么事。于是都站在外头廊下,听着里边的动静就行。

这天热得狠,廊下有那过堂风,跟着的几个妈妈吩咐她们看着,便去旁边鹿角坐地,有那几个房中跟着的老嬷嬷们,聚着在那说话。

靛儿和文杏几个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小声说着家里的新闻热闹,又提起前儿去清虚观的场面。她们难得出门,都觉得大开眼界。

几人正说得热闹,四儿突然拐了靛儿一下,努嘴让她看里边。

靛儿转回头只见二爷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宝姑娘身边,正在说话。

也不知道又说了什么,宝姑娘的脸突然胀红说道:“我倒像杨妃,只是没一个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杨国忠的!”

靛儿一看这二爷又把宝姑娘得罪了,赶紧吐了一下舌头。

四儿推她一下,悄声道还不快去岔开他们,不然一会儿恼了又得咱们挨骂。

靛儿急忙之下也不及细想四儿怎么不去,便迈步进去了。也亏她脑筋转的快,等到跟前便有了主意,只说扇子找不见了,和宝钗笑道:“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好姑娘,赏我罢。”宝钗指她道:“你要仔细!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嘻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你该问他们去。”说的个靛儿跑了。

靛儿跑出去才白了脸色。她自来都知道宝钗和气。平常要是说扇子不见了,或者丢了个什么什物儿,只和她说了,十有是要赏的。

宝姑娘家有钱,拿着的那些个东西也都是好的。靛儿早羡慕那些得了东西的。

她今儿急忙跑出来,谎说扇子没了,就想着宝姑娘手散一高兴,给了她的岂不是好?

谁想到竟然被头一遭劈头盖脸骂了。

靛儿一时心慌出来,便埋怨四儿怎么推她进去做了踮脚儿,这一次可怎么话说。

四儿拉她到旁边笑到:你可是傻子。咱们二爷正惹了宝姑娘生气,需要有人去拆羊头。那头老太太和二奶奶看着不好说,你进去拆解开,岂不是露了脸?

靛儿急道:这般巧宗你怎不去?

四儿戳着她的头道:没良心的傻子,你年纪小被骂几句怎么了?我回去自然将这话告诉袭人姐姐赏你。你从此也是会办事的了。她们才能更信你。

什么都我做了,咱二人不但没有好处,凭白讨了骂。是你能去给我向袭人姐姐请功不是?你便是有那个心,又如何说得上话?

你别不识好人心,就便袭人姐姐不赏你,我自有道理让二爷赏你,只看你有没有良心罢了!

靛儿才几岁年纪,听了四儿的话只觉得有理。反过意不去,急忙拉着四儿的袖子说:是我急了,就按姐姐说的办。我受气并没有什么。只是没想到宝姑娘那样急了!

四儿往里撇了一眼,悄声告诉她,这两天只注意着,千万别太往上凑,人人都有火气,仔细倒霉。

正说着,只见那宝玉走出来。不让她二人跟着,只说四处散散就回了。

靛儿二人听说乐得轻松,也不虞有他。谁想她们再回去,就发生了大事故。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