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甫娟宗教中国化的中华文化思想资源探析

author
0 minutes, 14 seconds Read

编者按:宗教中国化的本质是宗教思想的中国化。 中国文化所蕴含的宗教中国化的思想资源相当丰富,如“和而不同”、“趋同灵活”、“中正和平”、“政教顺从”、“宗教辅政”、 “生不知,何以知死”,“不能为人,何以为鬼”,“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可以提供对我国宗教中国化的思想引领、价值引领和有益启示。 将这些优秀的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育思想、道德观念等传统文化理念渗透到宗教中,引导宗教界以服务新时代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为社会责任和宗教修正,恪守历史悠久的中国宗教文化。 按照本土化逻辑,走中国化道路,形成具有中国特色、适应新时代发展要求的宗教思想体系,以宗教中国化方向诠释新时代思维。

道教文化_道教与北京宫观文化_道教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5年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指出,“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并在2016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提出“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思想”,强调要坚持以“引领”的态度对待宗教。 在2020年第三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他还提出新时代党的治疆方略,将“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等八个“坚持”作为重要内容。 方向表示方向。 近年来,宗教极端主义滋生蔓延,对新疆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造成较大破坏,特别是在南疆地区,信奉伊斯兰教的群众较多。 “坚持新疆伊斯兰教中国化,实现宗教健康发展”。 这一要求抓住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重点和主观性。 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已成为党新时代宗教工作方针政策的背景,是做好宗教工作的“指南”。 为全面准确贯彻讲话精神,考虑到宗教是一种文化现象及其自身的复杂敏感性,有必要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寻找丰富的思路和借鉴路径,将中国文化渗透到宗教中,指导宗教。 遵循历史上宗教中国化的逻辑,把服从和服务于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作为宗教的社会责任和信教宗旨,特别是“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和教育宗教人士”弘扬优秀传统,以团结进步、和平包容的理念引导广大信教群众,在维护基本信仰、核心教义和礼仪制度的同时支持各种宗教,深入挖掘教育内容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教规。是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规教义。”

道教文化_道教

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的中国文化所蕴含的思想资源,在浩如烟海的历史典籍中随处可见。 以下只是下面的一些树叶。 愿一叶知秋,见之知作品。

一、中国文化中的“和而不同”、“有教无类”、“趋同灵活”等思想

在中国文化中,“和而不同”、“有教无类”、“趋同灵活”的思想,使中国文化极为豁达大方,表现出对各种文化的极强包容,鲜明地表现出它既不排斥。不同地区、不同人群的民间信仰,不排斥其他文明的起源,包容琐罗亚斯德教、摩尼教、佛教、景教、伊斯兰教等各种外来宗教和教派。 中华文化以“和而不同”、“万事俱备”来滋养宗教,调整宗教间的关系。 《万法归心录》云:“入虽异,归源同”; 中国的儒、道、释三大思想流派,都在思想和理论上体现出不同程度的包容与和谐,削弱了宗教的排他性。 特点,有效减缓不同宗教之间的摩擦、冲突和矛盾。 中国文化所蕴含的宗教中国化的滋养与和谐的结果与收获,还体现在琐罗亚斯德教、摩尼教、佛教、景教、伊斯兰教等各种外来宗教和教派不断与中国文化相适应、更新。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汉化的程度越来越深。 嵩山少林寺“三圣碑”、西安“草堂寺”、武汉“长春寺”是“三教合一、九流一源;百流派、一种理论、一派万法”。 中国文化中的“有教无类”,对不同祖传血缘和语言文化群体一视同仁,明显淡化了文化领域的差异。 这与其他文明所强调的体格差异、语言差异、宗教信仰差异不同。 教学的意义。

“趋同灵活”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特征,“天下同道而不同路,众志成城而忧患重重”。 不同的思想流派有不同的看法,但都可以相互学习。 《吕氏春秋》一书充分证明了这一特点。 《陆氏春秋》以儒道为主,兼论法、墨、明、农、阴、阳。 在《淮南子》一书中,既有道家“无为”的思想,也有儒家、墨家以天下为己任、劳逸结合的论述。 当然,历史上的外来宗教也积极调整态度,进行中国化改造,力求宗教教义与中国文化相融合。 可见佛教与中国文化融合之深,基督教也力求将其教义解释为与儒家思想完全一致的价值体系。 明清时期,“穆斯林学者运用中国传统思想中的概念、命题和理论,阐明伊斯兰教的教义和观念,并综合伊斯兰教、儒释道、道教,形成了独特的理论体系。”跨宗教和文化体系的思想。” 总的来说,“伊斯兰教传入中国后,在与中国传统文化、伦理、哲学的碰撞、冲突、融合中,经历了一个自我调整的过程,形成了中国化的伊斯兰教”。 自伊斯兰文化进入中华文明的沃土以来,伊斯兰文化的选择性中国化既没有改变中华文明的特点和走向,也没有改变其在中华文化中的地位。这是客观事实。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政府、广大穆斯林群众在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实践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其法律法规的传播和发展,体现了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的适应性,中国化转型为发展伊斯兰教提供了可能。伊斯兰文化。

“真教真贤”、“天方行礼”、“四经精会”、“大化总归”等思想体系,高度概括了伊斯兰教思想与中国传统哲学的互动融合关系。 “以徽补儒”、“以儒释徽”的观点证明,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不仅是“儒释道”,还有包含中国化的伊斯兰教的可能性。 尤其是南疆,只有从历史脉络上将伊斯兰文明融入中国传统文化中进行思考和研究,为当今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提供历史文化意识,才能从历史源头上根除在国内和国外。 都是反动势力的“一厢情愿”。 佛教与中国文化深度融合,可以说是一个完全的中国宗教。 有的僧人用“人人皆可尧舜”来说明佛性,出现了专门讲孝道的佛经,如《父母慈悲经》。 一些僧人编撰了以忠孝内涵和家庭组织形式的禅法《百丈清归》,将佛教中的几个教派世俗化,自觉地服从和服务于政治和社会的安定和谐,走中国化的道路。

二、中国文化中的“中正和平”、“公正”、“无极端”等概念

这一理念是我们古贤先贤创造流淌不息的灿烂华夏文明的重要保证。 是中华文化留给后人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 它在中国历史上镇压过包正和宗教异端。 它对稳定社会秩序和狂热起到了重要作用。 “中正和平”、“诚信”等非极端的理念,经过几千年的沉淀,已成为世人的行事准则。 就宗教而言,讲经讲道要做好,秉持正统的宗教正道,不逾越正常的宗教修行。 偏离中国化方向,就会导致正气缺失、邪气横行,危及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 如何让“中正和平”、“公正”的教义不偏激? 战国子思所著《中庸》中孔子的经验是:“执两端,用之于民”,即把握一件好事的好坏两端,并以公正、非极端的方式应用到民众身上,而不是以战争、暴力等极端方式,后人将这句话简化为“持双重目的”。 关于仲的作用,《中庸》虽然只用“和”字来表达,但表达的是宇宙、自然界、社会生活的规律,生存的常态,理性的规范。 中国文化为外国宗教在中国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沃土。 在这片沃土上,坚决抵制中国的宗教化和宗教极端主义。 坚持宗教发展中国化方向,一视同仁地贯彻宗教正统正道,守住不对外传播邪教的底线,能够深挖有利于社会和谐、文明进步的教规内容。与时俱进,健康文明。 对新时代中国发展进步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出符合要求的解读,以团结、进步、和平、包容的理念引导广大信教群众,将继续朝着汉化。 文化学者余秋雨先生评价说,我们中国人深受中国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的影响,我们的性格特征有“三不”,即“不争”、“不征伐” ,以及“不要走极端”。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可以培养人的非极端性格,其中的资源必然丰富,需要深度挖掘。

道教

3、中国文化中的宗教爱国主义和护国精神,如“政教合一”、“宗教辅政”

爱国护国是中华文化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和宗教情操。 不仅有许多典籍可证,还体现在宗教寺院常以“护国寺”命名,经书以“护国”命名。 戒律是“不为国贼,不诽谤国家君主,不逃避国家税收,不违背国家制度”。 宗教必须爱国辅政的典型例子是唐朝的“武后亲佛”和“武后废佛”。 “极端”和混乱政治的发展,体现了宗教界应发扬的爱国护国精神。 唐玄宗李隆基甚至看到宗教道德可以辅助他的政治启蒙作用,不仅亲自批注了《金刚经》、《孝经》和《道德经》。 他在位时,其思想一度形成“三教共侍君”的局面,宗教显然成为维护王朝统治的法律工具和社会稳定的道德支柱。 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都非常重视佛学教规的研究,使之服从和服务于清朝的政治需要。 正是在历史上,不同的朝代都提倡和实践着“政教从属”和“教辅政”的政教关系。 比如,太宗虽然对玄奘给予了特殊的礼遇,但对玄奘提出的对不守常法的僧人提出“教内刑罚权”的要求,他还是断然拒绝了。 加之宗教界深知“法无君主,法难立”,能够调整自己在国内的地位和对国的心态,促成了从属和在我国服从和服务于政府的宗教。 中国民族学会名誉会长杨生民曾指出,“行政权力和政治权力历来高于宗教权力,这是中国的传统”。 作为治国的重要方法,其他中国化的琐罗亚斯德教、摩尼教、景教、伊斯兰教等也在中国文化的影响下努力保国,如“政主教服从”、“宗教辅政”等。 ”。 以服从和服务社会主流意识形态作为宗教修行的社会责任和宗旨,在爱国护国精神的熏陶下,努力净化人心,维护社会长治久安安定,为时代政治服务,许多宗教也积极承担责任,从实现古代西域与中原思想文化交流的使命出发,竭力辅佐国家,为政治、经济服务。 、社会民生的当朝。 在此过程中,中国化的宗教也为其生存和发展赢得了良好的环境。

四、中国文化中的“远神论​​”思想

中西方文化传统的价值来源不同。 西方文化传统的价值源泉是神灵,而包括儒家在内的中国文化传统的价值源泉是天地良心。 在以儒家为代表的各家思想流派中,普遍站在无神论的立场上,形成的“远灵论”的主要思想观点有“不知生知死”、“不知生死”、“不可知死”等。为人做事,怎能为鬼做事”、“敬鬼神远”等。 后世正统儒者的立场,一般不涉及鬼神迷信。 儒家文化不信鬼神,也不信来世。 “世俗文化。总的来说,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中国文化,积极教育引导人做好今生,非常强调人的修养,强调人的主体性、独立性、主动性、实践性。” 《大学》中的《大学在明明德》明确告诉人们,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根本因素是人自身的德行,而不是外在的“天命”。中国五千年文化中的中国思想在中国无神论的讨论中也占有一定的地位。1990年代前后,基于反迷信、反邪教斗争的需要,中国的无神论研究产生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例如:王有三《中国无神论史》;李世举《科学无神论研究》;周红《科学无神论教育研究》;李建生《科学无神论教程》《科学无神论大学生读本》李士举、袁贵仁主编。 《中学生科学无神论读本》、《科学无神论小学生读本》等,推动了我国无神论的研究。 《蒙古无神论史》是蒙古学和中国无神论研究的丰硕成果。 它研究了各民族文化史上所蕴含的丰富多彩的无神论,生动地展示和描述了无神论的产生。 其形成、演变和社会功能的来龙去脉,对于引导宗教走中国化道路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5、中国文化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人为尊”、“宽容为大”的道德观念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强人所难”出自《论语》中的《卫灵公篇》。 “忍者为大”是道家的一个重要命题。 其核心含义是包容、和谐的理解,作为一个道德概念,强调人们在处理事物或处理关系时应遵循的原则,并可引申到处理国家、民族、宗教和文化之间的关系。 1988年,在巴黎举行的诺贝尔奖得主大会闭幕式上,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内斯·阿尔文博士说:“人类要想在21世纪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2500年前。向孔子学习智慧。”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被誉为镶嵌在联合国大厅的“人类共同伦理”的黄金法则。 我国在国际交往中遵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求同存异”的基本理念,构成了中国外交活动的文化主导,赢得了人们的支持和友谊许多发展中国家。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善待他人”,“宽容是最大的”也可以用来处理宗教信徒与非宗教人士的关系,以及不同宗教或同一宗教的不同教派之间。 因此,在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的前提下,促进多民族、多宗教信仰地区的和谐民族关系和和谐宗教关系。 “大”等道德观念是非常值得重视和践行的。

道教

中华文化在我国宗教中国化的历史进程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新时代,我们要继续从中华文化中寻找丰富的思想借鉴和借鉴路径,引导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引导宗教界坚持不忘初心,自觉继承和发扬宗教精髓。宗教中国化的传统经验。

一、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1982年,我们党发表了《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方针》。 在这份文件中,特别强调了中国宗教研究的马克思主义背景和方向。 对宗教问题进行科学研究的方法。 因为宗教神学认为“政治源于上帝”,所以很容易将政治权力神圣化。 这实际上是一种“话语碎片化和暴力”,企图动摇马克思主义在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 引导宗教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具有高度的政治性、民族性、文化性。 要强化马克思主义思想指导地位,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认识和对待宗教,增强新时代思想意识。 吸引力和凝聚力。 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成为新时期党的宗教工作方针政策的背景,牢牢掌握中国共产党对宗教工作的领导权和主动权。 引导宗教界实现高度的政治认同、积极的社会适应、深度的文化融合,努力将教义解释成与基督教、伊斯兰教一样“以经解经”的完全符合儒家原则的价值体系。儒学” 佛教的“中国化”,与佛教一样,巧妙地将儒家思想引入佛法教规礼俗之中,做出符合新时代要求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要求的诠释,有意识地摒弃那些违背传统的教规教义。不符合社会主义意识。 形式上和内容上有悖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服从,服务于国家利益和中华民族整体利益。

2.遵循宗教中国化的历史逻辑,用中国文化所蕴含的思想资源渗透宗教

宗教界要深入挖掘我国坚持中国宗教方向的教义和规章中的思想资源,按照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要求、符合中国优秀传统的教义和规章进行解读。文化。 包括:(一)继承历史上中国各宗教相互欣赏、相互借鉴、包容共处、和谐共处的优良传统,在宗教中渗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德观念。你自己”; (二)加强“非宗教关系” 没有和平,就没有国家间的和平。 没有宗教间对话,就不会有宗教间和平」; (3) 教育引导一个人尊重他人的信仰,同时热爱自己的信仰。 宽容理解之心应“克己复礼”“利人悦人”,以自己的信仰为参照对待他人的信仰,尊重和理解与自己信仰不同的人,不诽谤和歧视,更不用说暴力打压和打斗了; (四)提倡各民族经常接触、广泛交流、全面交流、深入融合,实现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像石榴籽一样相互拥抱。 (五)对信教群众的教育引导,不应强调信教与非信教、A信教与B信教的区分与区别,更不应强化“异教徒”的观念,应强调的是人民的中华民国作为公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应该是信教群众和非信教群众的共同价值追求; (六)引导人民群众树立勇于关心鬼神和敢于与世争锋的精神,以积极进取的姿态,参与新时代建设。 历史的轨迹证明,任何宗教要想在中华文明的沃土上扎根,就需要不断地中国化,宗教界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没有国家作为实体的支持,宗教将成为无根之木、无源之水。 因此,宗教界要培养平和、公正、不偏激的性情,自觉增强“免疫力”,有效抵制外来教唆和腐败,诠释新时代中国宗教应有的爱国主义精神和社会责任感。 信教者的思想和行为,使信教者达到真正的慈悲、慈祥、和善,进一步实现家庭和民族关系的团结和谐、宗教关系的和谐与融洽,从而为宗教的发展赋能。汉化方向。

3、积极弘扬中华民族共有文化,牢固树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当年,佛教和伊斯兰教融入了中国的沃土,走上了中国化的道路。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要找到与中国文化的交汇点和融合点。 中国文化中有很多一致的共同元素,如“友孝”、“诚实守信”、“公平正义”、“团结和谐”、“俭朴”、“勤奋好学”等观念,无论是是信仰 任何宗教的人都非常认同。 伊斯兰文化中的孝老爱弱思想与中国传统文化“老与老、老与幼、少与幼”高度契合. 过程中的作用。 中华优秀文化是各民族优秀文化的结晶。 我国56个民族都为中华文化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贡献,如柯尔克孜族英雄史诗《玛纳斯》、西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蒙古族卫拉特英雄史诗《江格尔》等被誉为我国少数民族著名的三部史诗。 维吾尔族文学名著也精彩纷呈。 代表作《富乐智慧》、《真理导论》、《突厥大辞典》、《十二木卡姆》等都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瑰宝,蕴含着丰富的思想资源。 要挖掘、展示、运用引导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的资源。 伊斯兰教教义包含丰富的伦理道德规范,“这些伦理道德规范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很多共通之处”。 宗教界可以探索两者的相同点,结合两者进行宣传。 《福乐智慧》所强调的尊重人,把公平正义作为国家兴盛的核心,就像太阳是不偏不倚的,普照万物。 与我们今天提倡的价值观是一致的,这就要求我们做得更好。 引导工作。 将新疆少数民族的优秀文化确实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对宗教进行渗透更有针对性,堪称对口、接地气。

四、宗教界要自觉推进我国宗教中国化

坚持我国宗教发展中国化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既要积极又要稳健,注重实效和长远进步。 特别要注意调动宗教界积极性,自觉推动宗教中国化,为宗教发展中国化方向阐释新时代思想篇章。

我们坚信,只要在中华大地上的各种宗教扎根在中华文明的沃土上,在中国共产党正确英明的领导下,就会受到中华民族哲学思想的浸润和熏陶,中华民族五千年不懈奋斗积累的人文精神、开明思想和道德观念。 Under the nourishment, it will be able to promote the formation of a religious ideological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meet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times, and explain the new era of thinking in the direction of the Sinicization of religious development.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