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文化的儒家文化内涵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刘跃兵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硕士)

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包括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文化、以老庄为代表的道家文化、

以及以禅宗为代表的佛教文化。 正是这三者,构成了中国书法深厚的文化内涵和独特的精神气质。 其中儒家思想奠定了书法文化的伦理基础,对书法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意义。

传统儒家文化非常注重人的道德修养和提高。 儒家文化首先是一种伦理文化。 先秦经典《礼记》的“大学”篇,对儒家的修身理论进行了系统、精辟的总结和阐述。 “大学”其实就是修身之学。 其开章曰:“大学之道,在于明德,亲民,力求至善。” 他开门见山地提出了《大学》的“三纲”:“明德”、“亲民”、“至善”。 这三个原则可以说是成人的理想指南。 修身养性所应追求的理想境界和所要达到的目标。 具体来说:大学的目的是净化、澄清和发展自己的光明和美好的美德; 用这种美德去影响周围的人,更新和启迪人们的观念和美德; 使人达到至善至美的最高境界。 如何才能实现这三大原则,达到道德追求的理想境界呢? 《大学》提出了“格物”、“致知”、“诚”、“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和“治国”八项重要内容。 “平天下”,从而指出如何达到理想状态以及达到目标的方法和手段。

在《大学》看来,我们每个人都拥有光明、美丽、纯洁、善良的道德本质,即“人之初,性本善”。 然而,由于后天的污染、影响和外界环境的影响,人们往往忽视了内心和精神心灵的修养和完善,从而湮灭了自己的善良本性和美好高尚的美德。 因此,我们必须加强修养,培养自己的人格品质,才能进入美好的道德境界,而首要任务就是唤醒我们内心的善性和良知,保持和弘扬我们的美德,成就君子的光辉形象。 。 这就是“明明德”。 然而,这还不够。 我们除了不断更新和完善自己之外,还要帮助和鼓励别人进步。 通过言行,可以净化和净化他人的精神,启发他们的精神,提高他们的素质,促进每个人的进步和创新,特别是引导人们努力更新自己,使他们能够日复一日更新,日复一日更新,日复一日更新。 这就是“爱(新)人”。 然而,身心的修炼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修养身心的最高目标是“至善至美”,而“至善”是《大学》三大纲领之首。

总之,在儒家文化中,人的道德修养被视为人生的重中之重。 “上至帝王,下至百姓,一切以修身为本”。 孔子明确提出君子与小人的区分,并把君子作为理想的人格标准。 君子的力量主要来自于人格和内心。 它是人心与修养完善的光辉。 所以,儒家始终是看做人的。 首先,修齐治平,以修身为本,清正廉洁,都是修身的方法和手段。

儒家非常重视书法,将其列为“六艺”之一,强调“书道以道”。 从儒家的角度来看,书法的形式和内容是统一的。 前者是书,后者是道。 因此,儒家思想赋予书法以教化的重任,从而形成了悠久而深厚的书法传统。 特别是在书法艺术的评价标准中,强调“书如其人”,强调书法品质与品格的统一,即“艺术”与“德性”的结合与统一。 ”、“美”和“善”。

书法艺术必须以品格为先,把人格修养作为艺术的基础。 只有树立正直的人格,才能肩负起艺术弘道的重任。 书法艺术具有很强的表现力,其主要目的是表达人的情感、怀抱、才华、寄托。 君子之风是书法家理想的人格。 书法以仁、义、德为核心价值观,以温、美、善的统一为最高目标。 从而形成了强调书法品质与品格统一的“书法如人”的悠久传统。 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对书法的欣赏往往成为对书法家自身品格和修养的伦理筛选和道德评判。

汉代扬雄在《法言问神》中说:“言者心声,书者心画,音画形,君子小人所见。言画者君子小人,故有情感!” 柳公权发展了这一思想,他的名言“心正,笔正”,以新的命题将人格、伦理与书法紧密联系起来。 后来明代项穆在《书法雅言·心象》中说得更充分:“人有特殊性,性情各异,文风由其形而定。书法之心崇算算想象”。所载,意在笔端,不在形貌。书貌,曲折,进退,雄伟神性,笔随意发,心之所向。试用人物来形容:宰相,是爱君爱荣贤的人;廉洁之心,是正直廉洁的形象;将帅,是有忠诚廉洁之心的可贵,又是智勇的形象;心是仙人的相貌。从这个例子来看,儒、才、佳人、僧、道,无一无本心、相宜之相。故曰:里面都有,外面也一定有。 看他的外表,就能知道他的心。 柳公权说:心正则笔正。 于禁曰:人正,书正。 从心而出,从笔而出,即《诗》曰“思无邪”,《礼》曰“无不敬”,书法的主旨,一言即可概括。”在此,刘公权说。将书法与道德、人格联系起来,将它们联系起来,试图从主体的角度解释法律之美的源泉,是很有价值的。确实,书法与品格、气质有很大的内在联系。因此,书法之美可以体现和折射人格之美。

清代刘熙载在《书概论》中作了更为精辟的阐述:“长江以书为心画,故着书者亦从心学。心非如人,但写作的欲望非比寻常,他的勤奋和奉献精神一无所有,也是恰当的。” “文人写志,故张长诗教导颜鲁公:‘非志士,岂能言如其言?’” 气质是基础,理性者和感性者,是本书的首要任务。” ”右君《兰亭序》曰:“因托付”、“揽受”,似乎也暗示了该书的目的。 “书,喜欢。就像学识、才华、志向,总之就像一个人。” 此外,朱和庚在《临池新解》中也说过:“学书,只是一技之长,而学,乃第一关口。 品鉴高者,一笔一划,神韵清朗、挺拔、飘逸。 低品者,虽热血折腾,令人刮目相看,但纵横捭阖,势必被流放。 所以,写有德、有功、有文章、有气节的人,这一代并不缺乏。 论世者,仰慕其人,更关注其书,故文人千古不朽。”

在古代文论家和书法家看来,书法的高雅在于一个人的高尚品格,而高尚的品格就是体现儒家理想的君子圣人形象。 书法史上最典型的代表是唐代颜真卿。 颜体是儒家书法的杰出典范。 他为人正直,忠心耿耿,品行为人所敬佩,因此他的作品得以代代相传。 但蔡京、秦桧、严嵩等奸臣品行恶劣。 他们的书法虽然精美,却遭到后人的唾弃,被遗忘。 一个人只要政治立场上有很多缺点,道德修养上有很多罪恶,那么他的字写得再好,也是一文不值的。 在书法史上,这种书传人的情况是很常见的。

在儒家思想的影响下,古书论中“书如人”的观念将书籍的品质归结为品格,道德标准和政治立场压倒了艺术的标准,善的要求凌驾于美的要求之上。 书法艺术很容易成为道德的附庸,失去自身独立的艺术审美价值,其不足之处是显而易见的。 但强调“修身为本”、“书法为人”的理念,进而强调书法与文字的统一,对于提高艺术家的道德修养,提高书法水平也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创造,尤其是在当代社会。 具有某种现实意义。

首先,自古以来,书法是君子之术,修身是君子之本。 要想练好书法,首先要培养君子的人格,包括“仁”、“敬”、“孝”、“慈”、“信”等美好品质,正所谓: “君子气宇轩昂”,“道盛德成,人心难忘”。 古代诗论家在论诗时说,功夫在诗之外。 同样的道理,对于学书法的人来说,功夫也是书本之外的。 要想写书,首先要做人。 作品体现出相应的精神气质和境界。 书法的本质在于人格力量的呈现。 郭若虚在《图画与经历》中说,“品格高,魅力也得高”。 可见,作为书画作品第一精髓的“气韵”不是人为创造的,而是人的本性和本性。 品质的自然体现就在于气场的高低,“君子可见,小人可见”。 清代伟大的诗论家叶燮强调诗与品格的统一,认为诗人的“心”决定其诗的“面子”。 其实书法不也是这样吗? 颜真卿《悼侄稿》悼念在安史之乱中牺牲的弟弟颜杲卿和侄子季明。 里面充满了悲痛和愤慨。 文笔起伏,饱含泪水。 被誉为“天下第二行书”; 他的《争座书》声讨邪恶小人,充满了挫败感、挫败感、激情感、慷慨感、忠诚感。 也被誉为行书中的瑰宝。 这两幅书法佳作正是书法评论家所倡导的“先写字后做人”的最好例证。 因此,书法家自身的道德修养和提高对于书法创作来说非常重要。 王跃川先生曾总结当今书法的几个特点:(一)庸俗; (二)强调书法与文字的分离; (3)强调非经典; (4)注重工艺和装饰; (5)世俗化趋势。 其实,其中三点都与书法家忽视自身道德修养有关。 为了避免陷入这些误区,促进书法的健康发展,我们必须重新发现、思考和弘扬儒家统一的书法观和文字观。

其次,书法创作作为一种审美创作活动,需要在“空静”的特殊状态下进行。 这种超越世俗功利的现实世界的特殊状态和审美心灵的培养,也与身心向善的目标密不可分。 训练。 郭熙在《临泉高志》中说:“庄子曰画史如脱衣,此乃画家之道。人须修养博大的胸怀,怡然自得的心,所谓一知子。”宽恕,一颗自发的心就生起。那么人笑、哭的状态,物体的尖角、侧边自然地排列在心里,不自觉地就看到在笔里。” 这里所说的“心胸宽广、心旷神怡”,是一种平和、平易近人的审美心境,这也是书法创作非常重要的前提。 在郭熙看来,绘画对于画家来说看似容易,但实际上却需要艺术家刻苦的训练。 画家成功的关键在于“修养”二字,书法创作亦是如此。 很难想象,一个品德低下的市侩,能够进入如此和谐超然的审美境界和境界。 “如果你想写一本书,首先要放下你的爱情。” 如果只顾名利,纯粹为了赚钱或获奖而写作,那就完全违背了书法艺术的初衷。 这些现象在当今社会拜金主义、消费主义等不良思潮的影响下十分严重。 许多所谓的“书法家”梦想着一夜成名,期望自己的书法作品能卖个好价钱。 可以说,当今书法的美好精神正在消失! 事实上,书法是一门高度精神化的艺术。 它是为了人的完美和全面发展而创造的。 书法的实用功能虽然退化了,但它的审美功能和精神修养功能却在提高。 儒家修心学说主张培养君子的理想人格和“玩仁”的审美愉悦精神和氛围,对于当今一些书法家从功利性非审美态度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具有重要的启示。

总之,儒家修身为本的思想强调君子人格的建设和审美精神的培养。 对于当今社会那些“物欲横流”、名利欲望无穷的人来说,无疑具有清热、解毒、醒人的功效。 大脑的重要功能。 书法是体现人心、人性的高雅脱俗的精神艺术。 书法本身就是君子的艺术。 从书法中我们可以看到书法家的道德情操、君子风范和人格美。 因此,书法的品质必然是品格的体现,品格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书法作品的品质。 书法家的人格美也构成书法美的重要组成部分。 因此,书法家首先要修身养性,提高道德境界。 在此基础上,要刻苦学习、刻苦练习,掌握书法的各种技法,加强文化修养,不断探索、创新。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创作出具有较高艺术水准的书法作品。 可以说,修养身心是书法创作的必要条件。 特别是当代书法界,受普遍浮躁的社会风气和商业思潮的影响,存在着许多急功近利、急躁等不良心态。 书法不再是君子修身养性的高雅艺术。 早已沦为获取名利的工具和手段,严重影响了书法艺术生态的健康发展。 在此形势下,重新倡导以修身为本的儒家伦理思想和文化,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摘自《文化书法的审美立场》,海天出版社2019年版)

主要参考:

[1]王跃川:《大学中庸思想讲座》,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

[2]王跃川:《书法的文化精神》,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

[3]金开成、王跃川主编:《中国书法文化大观》,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

[4]金开诚:《书法艺术集》,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

[5]叶朗:《中国美学史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5。

[6] 彭继祥主编:《中国美术》,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

[7]何秉武:《书法与中国文化》,三秦出版社,2006年。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