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东野村开设乡村儒学讲堂让传统文化落地生根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繁荣,始终离不开文化的繁荣。 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中华文化的发展繁荣。 对于历史文化,特别是祖辈传承下来的道德规范,要坚持为古为今、推陈出新、区别对待、崇高传承。 。 八年来,山东深入挖掘齐鲁优秀传统文化道德资源,丰富其实践载体,推动中华传统美德融入人民生活和社会实践。

2012年底,一批国内外专家学者在泗水县升水峪镇北洞野村试点建设“乡村儒家讲堂”,向村民传授儒家文化,滋养乡村文明,劝导群众表现。 优秀传统文化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形成了独特的“乡村儒家讲堂现象”。

国学文化故事人情世故_国学文化小故事_国学文化故事/

书院门前多孝子

民俗悄然转动

10月19日,泗水县圣水峪镇北东野村的村民正在吃午饭。 村里的扩音器里传来村党支部书记庞兴军的声音:“乡村儒学讲堂志愿者李杜勇老师下午来村里讲课,请大家互相转告” ……”午饭后,不少村民聚集在村儒讲堂前等待。

当天下午两点,小小的报告厅里挤满了村里的老老少少、妇女儿童。 北东野村村民张艳英是乡村儒家讲堂的常客。 每周来上课已经成为她和许多村民的习惯。 “孝敬老人的故事、兄弟姐妹互相照顾的故事、邻里团结的故事,比如‘子路百里熊饭’,都是专家讲的有道理,我们要听、听。向他们学习。” 张艳英将专家讲述的故事牢牢地记在心里。 并且她亲自实践过。 她以孝顺在村里出了名。 “我儿媳妇很孝顺,前几天我生病了,不能动弹,她就和我同床共枕,照顾了我两个多月。” 谈起张燕英,婆婆李诗英赞不绝口。

说起近年来的变化,北东野村70岁的蔡庆梅最有发言权。 她高兴地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变化是巨大的!以前婆婆和儿媳关系不好,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她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很好了。”现在更加和谐了。” 蔡庆梅说,专家的讲座不仅让她听得懂,而且很有道理。 所以每当儿媳妇和女儿回老家,蔡青梅都会带她们一起去上课。

“这样的事情在村里很常见。高成莲的丈夫和公公都偏瘫了,她一个人照顾,直到去年公公去世;庞兴茹照顾她96——十岁的母亲,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每天晚上也要起五六次水、提脸盆,睡觉时还穿着衣服……”胜水峪镇北东野村党支部书记庞兴军泗水县表示,“乡村儒家讲堂”彻底改变了村里的风气,主要体现在五个“小”处。 “村里不孝的人少了,说脏话吵架的人少了,偷东西的人少了,乱扔垃圾的人少了,喝酒寻衅的人少了!浓厚的文化氛围和学习氛围逐渐取代了坏习惯,村里有了好老婆、好人婆婆,好人好事就会多起来,孝心就会在村里‘开花’。”

“乡村儒家讲堂”以其独特的魅力,滋养着村民淳朴美好的心灵。 村民的家风、教育、言行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国学文化故事_国学文化小故事_国学文化故事人情世故/

用农民的话教导国人

村民成为学生主体

“孝顺老人,石板路上不绊倒;不孝顺老人,平地上就会摔倒。” 报告厅里,李笃勇那看似笑话的顺口溜,逗乐了认真听讲的村民们。 回过神来后,村民们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在看似平静和谐的课堂气氛中,李笃勇却有另一种感触。 他回忆说:“给老百姓讲课并不容易。” 志愿讲师。 至于儒家思想如何在乡村扎根,如何在讲堂里留住村民,他也探索总结出几套诀窍:多讲孝道、家庭和睦、睦邻友好,这些都与儒家思想息息相关。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多讲故事,少讲道理,多用身边的例子,少讲规章制度; 多用心表达情感,少说空话。

“农村的文化娱乐生活比较匮乏,所以我利用身边的资源邀请专业演员或者表演爱好者来表演有关孝道的节目;农村有很多人喜欢唱歌、听歌,所以我会玩乐器,上课时我经常陪他们,他们来唱一些积极向上的歌曲。” 李杜勇说,要让村民成为讲堂学生的主体,让他们参与进来,就必须用农民的话,讲农民的事,教给身边的人。如今,李笃勇已走遍泗水县半数以上乡(镇),讲课500余场,成为讲课最好、听课次数最多的志愿者。 他还高兴地看到,村里孝敬老人的社会风气有所改善。 邻里更加和谐、更加团结。

目前,李笃勇与北东野村有定期联系,每周六上午到村里讲课。 他还抽出时间到其他城镇讲学。 “我发现听讲座的人中,老年人占大多数,青壮年人很少。青壮年人在传承家风、孝道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所以,我鼓励更多在家的青壮年来听课。”李笃勇深有感触地说,打铁是要费功夫的,只有不断学习、充电,才能讲得生动、生动。学好优秀传统文化,熟练掌握课堂。 “讲座要不断添加新鲜内容,如果老是千篇一律的话,就没人听了。不行,我从书店、网上买了很多书,没事的时候就得看书学习。”去做。”

如今,在泗水,像李笃庸这样的儒学志愿者讲师有150多名。 他们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解儒家思想,现场有趣的互动,灵活生动的故事,让村民坐得住、听得好、记得牢,让优秀传统文化在村民心中生根发芽。

国学文化故事_国学文化小故事_国学文化故事人情世故/

致力于重塑乡村文明

三个月讲堂覆盖六个村

尼山圣源书院院长助理陈洪福介绍,“乡村儒学讲堂”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八年前。

2008年,由王殿庆、牟仲健、丁冠志等学者发起的尼山圣源书院在泗水县圣水峪镇北东野村成立。 2012年,尼山圣源书院秘书长赵发胜走访书院周边地区,发现村里传统文化教育缺失,孝道家庭道德存在问题,存在不少“母子”现象。婆媳不和,小偷小摸,打架斗殴。 迫切需要“灵根再植”。

如何重塑乡村文明? 尼山圣源书院的学者认为,光建书院是不够的。 要以书院为平台,把儒家经典和优秀传统文化送到乡村、送到村民家里,植根于人们心中。

你富裕与否取决于你的同乡。 在奔向小康的道路上,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精神生活就不能得“佝偻病”吗? 乡村儒家能否从孝开始? 学者计划去旅行。

2013年1月16日,乡村儒学讲座第一场在尼山圣源书院二楼会议室举行。 北东野村老党支部书记庞德海表示,一开始动员村民走进课堂并不容易。 “当时,为了鼓励村民走进讲堂,前几场我们不得不用发放物品的形式来吸引村民。”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半个月后,更多的人主动来到乡村儒学讲堂。 ,周边夫子洞村和周庄的不少人也来了。

孝道教育有了良好的开端后,专家们开始引入礼仪教育,讲授《论语》和《弟子规》。 ”通过一段时间的教学,村民们对《弟子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一位80多岁的老人,虽然腿脚不方便,但她仍然坚持去上课。虽然她没有参加过学校里,她能背《弟子规》前几句。村里也有很多老人带着孙子孙女。” 每节课开始前,全校师生都会向孔子画像顶礼膜拜,年轻人向在场的长辈们行礼。 礼仪,村民们在课堂上沐浴着浓浓的儒家风范。

就这样,每两周一次的农村儒学班就开学了。 从1个村开始,三个月后覆盖周边6个村。 后来,乡村儒学讲学离开泗水,迁往青州、茌平。 志愿者讲师团除了赵发胜、严秉刚、陈洪福等12位“铁杆讲师”外,还有来自北京、山东、广东等地的志愿者讲师和志愿者。

“只要脚踏实地去做,一定会有效果。” 作为发起人之一的陈洪福深有感触地说,现在村里的孝亲氛围急剧高涨,家庭关系更加融洽,干群关系更加融洽。 泗水县农村文明程度明显提高。

国学文化故事人情世故_国学文化小故事_国学文化故事/

302个标准化报告厅

乡村儒学成为燎原之势

“农村儒学讲堂越来越受欢迎,我们正在逐步增加讲堂数量。” 泗水县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中心副主任纪然然介绍,2013年以来,泗水县采取资源整合、分类建设、稳步推进的方式。 按照以点带面的原则,将农村儒学讲堂建设纳入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推进。 截至目前,全县已完成标准化农村儒学讲堂建设302个。

“随着报告厅数量不断扩大,必须要有足够的师资力量。” 季然然表示,有固定的讲师队伍和群众能够接受的方法,是建立弘扬儒学长效机制的关键。 为此,泗水县文化传承发展中心组建了乡村儒家志愿者讲师队伍,建立了当地传统文化师资库。 同时,该县每年组织1至2期“乡村儒学”讲师志愿者培训班,考试合格者颁发上岗证书。 2019年以来,泗水县评选表彰了首届孔子讲堂名师17名。

“现在,每当有讲师讲课,四面八方的村民都会赶来,腿脚不方便的拄着拐杖,看不清的有村民帮忙引路,这些场景令人欣慰。 ” 季然然说,如今的农村儒学讲堂不仅以讲课为主,还利用礼仪教育、传统民间艺术、学习竞赛等多种活动形式,组建了一支志愿表演的儒孝表演团。 等待爱亲尊老节目,让尊老爱亲在村民心中扎根。

近年来,泗水县以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抓手,将乡村儒学讲堂与新时代文明实践站相结合,建立了县中心、镇(镇)三级新时代(街道)分中心、村(社区)实习站。 文明实践组织架构。 通过在村里设立乡村儒学讲堂,搬到村民家门口,把儒家经典变成故事,把村民身边的好人好事搬上讲台,让优秀传统文化已走出“象牙塔”,逐渐融入泗水县村民的生活。 “孝”、“诚”、“爱”、“仁”等儒家思想深入人心,一点一滴影响着村风,激活了人们的内心。 优秀的传统文化基因。

对于乡村儒学的进程,赵发胜是比较理性和清醒的。 “讲授儒学、明白道理,是阶段之一”。 陈洪福表示,农村儒学讲堂实际上是一个文化供需平台,供需平衡一定要平衡。 农村儒学讲学的深化和延续,需要贴近村民需求,按需推进。 比如,在乡村儒学讲堂,将独居老人融入养老问题,在北东野村、小城子村,探索互助养老机制。 60岁的人照顾70岁的人,健康的人照顾穷人。 卫生、吃药等,目前处于初步探索阶段。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记者易雪通讯员褚思宇通讯员包清淼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