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红教授访谈:当下仪式音乐研究的状况与问题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导读]我们不要太“自私”地用我们善意的学术良心,和我们坚定地保护传统的信念去限制我们研究对象真心情愿去做、积极主动去做的事情,因为我们可能会“表错情”。套用一句“俗话”:危机可能是生机。

采访人:张应华 记录人:尚建科

张应华(以下简称“张”): 刘教授,仪式音乐的研究逐渐成为当下学术界的一个热点,越来越多的青年学者参与其中,请您就当前仪式音乐的研究状况做一下点评。

刘红(以下简称“刘”):不是谦虚地说:我是不具备资格和代表性来谈论仪式音乐研究这一问题的,只能说点我参与这一领域研究所获得的个人感知。

为什么仪式音乐研究会成为当下学术研究的一个热点?我认为有两个原因,首先是越来越多的学者发现,过往我们在笼统的“传统音乐”或“地方民间音乐”的概念下所做的一些田野考察和实际研究,与我们现在比较泛的谈到的“仪式”概念是吻合的。或者颠倒过来说,我们今天形成的仪式音乐研究热点的“仪式音乐”的概念包容性比较广泛。为什么这么讲,是因为通常说到仪式音乐,总会涉及到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神圣的部分,另一个是民俗的部分。我觉得,我们缺乏认识的是民俗部分的“俗”,像我们所说的“约定俗成、通俗、风俗、俗风”等,其中就包括着一些“仪式”所具有的“程式”、“格式”,“约定”、“规定”的特性。“俗”,广义的解释是“泛”,泛,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俗。比如说这个人很俗,就是说这个人的言行举止具有一般意义上的泛和广的意思。我们所说的民俗部分的那个“俗”,是包括一定秩序和一定规则的一些活动和行为。而把这些有规则有秩序的活动放到仪式的概念中来看的话,它其实是和仪式有联系的。也就是说,我们过往所研究的被看作传统音乐或者地方民族民间音乐的一些文化现象,其实包括着一些仪式的准规或是吻合了仪式的某些概念。这是一个方面。

我们过往所研究的被看作传统音乐或者地方民族民间音乐的一些文化现象,其实包括着一些仪式的准规或是吻合了仪式的某些概念(资料图:图源网络)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一些有志于仪式音乐研究的学者和专门研究机构的推动。比如说上海音乐学院“仪式音乐研究中心”实施的众多仪式音乐研究课题,以及之前香港中文大学曹本冶教授主持的一系列仪式音乐研究计划,等等。

以上两个主要方面的原因,促成了仪式音乐研究热点的形成。

仪式音乐研究虽然形成了热点,但是,在将来的相关研究中要注意,仪式音乐的范畴不能够无原则的泛化。因为,具有仪式的特征和特点并不等于它就是特定意义上的仪式音乐,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不要因为仪式音乐研究形成了热点,就把任何现象都往“仪式”上去靠,反过来,也不能把仪式作为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概念去套用任何文化现象,这种“泛”是不好的。为什么?因为,仪式音乐的研究应该首先明确,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仪式?还有,这个仪式在多大范围、何种程度上,表达出来的是非同于一般的非仪式现象的现象?这个很重要。如果不确定它是一个特定的范围,而泛化地认识仪式音乐的话,我们可以说:吃饭有礼节,那普通吃一顿饭也就会成为了一个仪式,试想,我们谁会把每天都例行做的一件事当成一种正儿八经、严肃认真的仪式去进行分析、研究呢?所以我说不能泛化,是强调“仪式”行为有标准,有条件、有要求。没有要求的话,泛化到一定程度,仪式就不成其为仪式了。这是我个人的体会、观察。

仪式音乐研究热点(资料图:图源网络)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显示全文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