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王夫人有没有在潇湘馆里安插眼线时刻盯着林黛玉?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红楼梦》中的王夫人一心促成自己儿子贾宝玉和薛宝钗的婚事,那么她有没有在潇湘馆里安插眼线,时刻盯着林黛玉?不清楚的读者可以和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下去。

贾家打醮清虚观,由于京中亲友误以为做事,便争相都来送礼。

贾母知道别人误会将事闹大,加之与张道士不和睦,便下午回来不再去了。

林黛玉身子弱,出去一趟中暑,贾宝玉担心她,又嗔恨张道士替他做媒,便也不再去。于是王熙凤只得自己带人去了。

不想家里头那宝玉和黛玉因为话赶话起了争执,竟然大打了一场好的。一时间闹得上下鸡飞狗跳,连贾母和王夫人都被惊动。

最终贾母将宝玉带去前面,此事才做罢了。

不过,王夫人这里回去思前想后不放心。按说今儿个这事倒也不大,可闹到婆子们出来报告,可知当时事必不小。

此时要问紫鹃或者袭人,都是老太太派过去的丫头,被知道不好。且那两个嘴很严,也不会讲实话。

于是,她便叫人进去告诉春纤,没事时来见她。

那春纤本是家里的家生子。当时黛玉来时贾母因不满雪雁太小,除了派紫鹃去服侍外,还吩咐按照家里姑娘的标准安排梳洗服侍的丫头。春纤便是那时候王夫人安排去的。

黛玉为尊重舅母之心,便没有改春纤的名字。

春纤这里得了婆子的信,见黛玉已经睡下无事,告诉紫鹃要去外头一趟,便收拾了出去。

紫鹃以为她自有事,也不在意。

这里春纤便去到王夫人房中见了礼。王夫人也不藏掖着,直问今儿宝玉和林姑娘因为什么闹了那样?

春纤见问便道:一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是林姑娘中暑,二爷便来探望了两次。

因她在外头洗手帕子,也没注意两人因为什么竟然恼了。

当时在外头,只听了林姑娘说了句什么:我也知道白认得了我,哪里像人家有什么配的上呢。

二爷便变了声音说什么:你这么说,是安心咒我天诛地灭?你又有什么益处?

林姑娘就哭了说:我要安心咒你,我也天诛地灭。

又说什么昨日张道士说亲,二爷担心阻了好姻缘才生气,今儿过来拿她煞性子……

王夫人听了这话一拧眉,斥道:胡说,什么好姻缘,和张道士又有什么关系!

春纤话出口便知说多了暗自后悔。听了王夫人的话急忙改口道:是我当时离着远,并没有听的真,想是不这么说的!

只因昨儿和老太太去清虚观,那张道士说要给二爷提亲,当时就在旁边听着。今儿一听着说张道士,心里便想着也是有的。

王夫人见如此说才罢了。又问怎么又砸玉?你只实说并不怪罪,只别瞒着。

春纤只得说了当时的情况。原来她们听他两个吵起来,便急忙进去劝解。

就见宝玉变了颜色,赌气向颈上抓下通灵宝玉,咬牙恨命往地下一摔,道:“什么捞什骨子,我砸了你完事!”偏生那玉坚硬非常,摔了一下,竟文风没动。宝玉见没摔碎,便回身找东西来砸。林黛玉见他如此,早已哭起来,说道:“何苦来,你摔砸那哑吧物件。有砸他的,不如来砸我。”

她们开始还只是劝说,后来见宝玉下死力砸那玉,便慌了忙上来夺,又夺不下来,这才知道比往日闹的大了,少不得去叫袭人来。等袭人赶过来夺下玉时,宝玉还冷笑道:“我砸我的东西,与你们什么相干!”

大伙只得劝说他二热天气,仔细身子。林姑娘哭得不行,将才喝的香薷饮解暑汤都吐了。

袭人拿着玉劝宝玉,说那玉上的穗子都是林姑娘做的,不该生日砸它才是。

不想林黛玉听了,也不顾病,赶来夺过去,顺手抓起一把剪子来要剪。袭人紫鹃刚要夺,已经剪了几段。林黛玉哭道:“我也是白效力。他也不稀罕,自有别人替他再穿好的去。”袭人忙接了玉道:“何苦来,这是我才多嘴的不是了。”宝玉向林黛玉道:“你只管剪,我横竖不带他,也没什么。”

春纤说他们几个正闹着,太太和老太太便进来了,后面的事也都知道了。

王夫人听了春纤这话,低头不语。半晌后抬头对她道:你这丫头也是个好孩子,当初派你去照顾林姑娘,就是看中你踏实。

宝玉和林姑娘从小一起长大,平日也不知道个避讳和分寸。但如今到底是大了,也要避着一些。

我和老太太在外头照顾不到,你在里边就多帮我看着点。有宝玉玩闹过头的事,可斟酌着处置。

再有一些话,不好和老太太说的,你也直接来告诉我。别等像今天这样闹起来,惊动了老太太生气,可是不好。

你只答应我,自然不会辜负你。他日就算林姑娘嫁了,也可看你自己意愿。愿意跟着就不缺你的。不愿意跟着也只过来和我说,自有你的去处。

但今儿这话你知道就好,不可和紫鹃说,别她心眼实再和老太太说了引起担心,你可知道?

春纤虽不绝顶聪明,也知道王夫人话里的意思,让她监督林姑娘和宝玉的意思。

其实她也大了。早看出林姑娘与宝玉之间不对。但这话她可万不敢直说。既然太太吩咐,又许给她日后好处,由不得她不答应。

王夫人见她听话,便叫周瑞家的赏了她,让她自去了。

周瑞家的见王夫人不郁,也不敢说话。半晌,王夫人问她怎么看?

周瑞家的才小心道:按说最好的方法,是将二爷搬出园子才对。这样长天落日的终不是个办法!

王夫人沉默良久摇头道:不行,一旦宝玉出来就又回了老太太那里。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儿?有老太太纵着,他这一天大一天,如何是好。

罢了,为今之计就先看着吧。前儿宫里赐节礼和昨儿张道士提亲,老太太肯定明白什么意思。大概也能匀出来时间。他们到底还小,且不急在一时。

于是,这场风波就此平息。隔天五月初三是薛蟠的生日,家里请了戏班。

贾母的意思是让他们兄妹都过去,借着看戏就和好了。

谁想二人都没心思,又抹不开面子和好便都不去。

贾母见此也着了急气得无可无不可。抱怨说:“我这老冤家是那世里的孽障,偏生遇见了这么两个不省事的小冤家,没有一天不叫心。真是俗语说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几时我闭了这眼,断了这口气,凭着这两个冤家闹上天去,我眼不见心不烦,也就罢了。偏又不咽这口气。”自己抱怨着也哭了。

谁想这“冤家”二字,两个人竟从来没听过,反而就此入了心中,引出后面一系列故事。

Similar Posts